《绝命后卫师》中的卫生员

来源:闽西新闻网2016-12-16 14:56 字号:

闽西新闻网讯(通讯员 张小红) “神圣的土地自由谁敢侵/红色的政权哪个敢蹂躏/铁拳等着法西斯的独裁/我们是红色战士拼拼拼……”庄严雄浑、荡气回肠的振撼人心的歌声把我们带进《绝命后卫师》连续剧中,九十一岁高龄的母亲陈爱花和儿孙们每集必看。剧情里以逼真的效果再现了当年红34师在一系列惨烈的后卫战役中惊心动魄的场景,看着红军英勇战斗的恢宏画面,母亲热泪盈眶,说:听你们的父亲讲过,那时红军就是这样和数倍于己且武器精良的敌人拼拼拼的。《绝命后卫师》是一部很优秀的历史教科书。母亲还说:“你们是红军后代,有着红色的基因,要世世代代继承和弘扬长征精神,长征的故事要一直讲下去,长征的精神要一直传承下去。”

我的父亲张金奎是新罗区东肖镇溪连村人,1918年出生于赤贫的雇农家庭。在同乡邓子恢老师的影响下,有着生活的理想,向往着理想的生活。12岁参加儿童团,14岁编入红军闽西补充团,后又编入福建独立第八师二团二连。在江西被派往傅连创办的“中国工农红军中央看护学校”学习,是中央红军首批培养的医务人员。

1934年10月红军被迫进行战略转移,16岁的张金奎是担任后卫的红五军团第34师100团2营5连的卫生员。他天天冒着枪林弹雨在死人堆里摸爬滚打,寻找、抢救一息尚存的红军伤员。长时间没法睡个囫囵觉,实在困了,就傍在死人身边打个盹,一次抢救伤员下来,觉得头上黏糊糊的,脱下帽子一看,帽顶居然穿了个洞,一撮头发烧焦了,原来是子弹擦破了头皮!

后来为护送伤员,随红五军团董振堂军团部突过湘江。当时湘江渡口不停地遭到敌人飞机大炮的狂轰滥炸,机关枪像暴雨一样扫射,浮桥被炸翻了,不断有人马落到水里。张金奎和战友们奋不顾身地扑进冰冷刺骨的江水中奋力朝西岸游过去。许多战友不幸中弹,父亲伸手去拉,根本拽不住,一下子被激流冲走了。原来清澈的湘江水被鲜血染红了,江面上漂浮着无数红军官兵的尸体,马匹的尸体……

突破敌人四道封锁线在川西和红四方面军会师后,张金奎所在的红五军团编为西路军。由于张国焘企图分裂中央另立山头,致使红西路军三过雪山,三过草地。在甘肃高台血战中张金奎为45团团政委张力雄包扎过伤口。长征途中父亲抢救过无数的伤病员,也为无法医治而牺牲的红军伤员感到十分痛心。

张金奎是绝命后卫师中的幸存者,是高台战役中的幸存者。他经历了太多太多的磨难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新中国成立后,张金奎出任东肖医院第一任院长,以他精湛的医术继续为老区人民的医疗卫生事业无怨无悔地贡献自己的一切,直至1990年6月73岁的他溘然离世,他无愧是傅连将军培养出来的好医生。

夜深人静的时候,常听父亲轻轻地吟唱:“雪皑皑,野茫茫,高原寒炊断粮。红军都是钢铁汉,千锤百炼不怕难。雪山低头迎远客,草滩泥毡扎营房。风雨侵衣骨更硬,野菜充饥志更坚,志更坚,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高于天。”这首长征组歌中的《爬雪山过草地》韵律浸透着他太多沉重的回忆。父亲常教导我们,你们生长在和平年代,成长在红旗下,要牢记幸福生活是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

 

[责任编辑:袁灵欢]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