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 热血铸魂

来源:闽西新闻网2016-12-15 10:08 字号:

   闽西新闻网讯(通讯员 周晓哲)19327月,连城独立团900多人整体编入红34师,即电视热播的绝命后卫师,他们英勇奋战,最后血洒湘江。留在湘江烈士纪念碑上的仅有36人。

连城,红34师,有着深切的渊源:

19296月,红四军第四纵队在连城新泉竹背山万人广场成立,李云贵带领连城新泉一带地方游击队、赤卫队300余人加入第四纵队,后作为红二十一军部分,与红十二军合并组成新十二军,新十二军下辖红34师。

19304月,连城新泉一带的“连城赤卫独立四团”(老四团)2000多人,编入红九军,后改为红十二军,红十二军下辖红34师。

1930年秋,连城将各区赤卫队升编成立“连城赤卫独立四团”(新四团),枪支按原独立团数配足,193211月,全团编入福建军区独立第九师,19333月,独立第九师又编入红十九军,后红十九军整体编入红34师。

  “这次新泉县儒畲区虽然遭受了敌人的摧残,还只有二个乡苏,但是在红五月当中一般英勇的模范少队及模范营竞整连排的自动加入红十九军去了,人数共一百十二人。并且在六月中不仍继续前月的经验,在五天当中又鼓励了一批劳苦工农廿二人热烈自动的于本月(六月)十号又参加红十九军去了。”(《红色中华》193378日第92期第2版),而这个红十二军,就是红34师所部。

19344月,我军攻打清流县城,红34师在连城四堡一线阻击敌人,仅田茶村就有21人参军,直接编入红34101团第三连。

这就是电视剧里师长陈树湘多次深情地说的:“我们师百分之八十都是闽西子弟”。

  扩编、补充、调整,从组建到走上长征,红34师总人数岂止过万,而浴血湘江的6000余人里,留下姓名的又有几人。整个湘江战役,闽西儿女牺牲近万名,有名有姓有几人?

连城的山山水水,又有多少儿女加入红军,血洒热土。19296月新泉地方武装加入红四纵队后,1930年底,新泉又重建独立营,并入汀连独立团;193110月,连城县东郊、西郊、南郊、北郊4支游击队各7080人组建“连城游击队”, 1932年扩编为“连城独立团”;1932年秋,以汀连独立营为基础,将新泉、良福、儒畲等地模范队合编为福建军区独立第九团,上升为主力红军; 1933年春,又成立“连城独立营”(后称明光独立营),成为福建军区的主力红军;1932年初在连城南部,又建立了新泉独立营和各区游击队,在第五次反围剿中,还建立了池朋游击队和挺进游击队,三年游击战争期间,编入新四军走上抗日战场。

   以上数字只是其中“连城县”和 “新泉县”的一部分。仅193310月福建省苏第三次代表大会统计,连城县参加红军的有1000多人,新泉县3600多人参加红军。红34师湘江战役牺牲的36名烈士中,就有新泉、庙前、姑田、赖源、文亨、罗坊、塘前、林坊等乡镇人员。不含上述四堡等乡镇。

仅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不足11万人的连城,就有10300人参加红军游击队,而有名有姓的烈士才1538名。

为了共和国的今天,为了鲜艳的五星红旗,有多少初心矢志献身,有多少英烈鲜血迸射。

19349月的松毛岭战役,我军以3万之躯阻击国民党军7万之众的进攻,牺牲一万余人。923日至30日,战斗进入白热化,仅924日,我军紧急从连城、上杭、长汀等地再抽调2000余名地方武装投入战斗,而这些战士,基本成为无名英雄。现在的红军无名烈士墓内,安葬有3000余具英魂,其他数千名遗骸则永远留在松毛岭的山山水水。红34师参加松毛岭战役,伤亡很大,上述田茶村烈士6名,其中3人便牺牲在松毛岭上,他们的名字是:范友廉,红34101团事务长;邹维全,红34101团班长;邹春盛,红34101团战士。湘江战役中,龙岩市有名姓团长、团政委烈士5名,其中连城2名。

谁没有家,谁没有妻儿,谁没有一腔热血!而他们,甚至没有名姓,甚至没有一声告别,甚至,没有过青涩的年华。

另据1953年不完全统计,连城全县736个村庄被毁灭82个,全县36409户中,被绝灭5540户,被杀害者1269人(仅营级以上干部被害的就有30多人),被抓走的3799人,全县原有153158间,被烧毁的6574间,被迫移民而倒塌房屋15170间。

连城县苏维埃政府主席沈邦翰,因叛徒出卖,和妻子同时被捕,在狱中受尽百般拷打,始终坚贞不屈,最后在妻子和群众面前,被国民党割头、示众。其妻,县苏妇女部长黄富群,双枪女红军,年仅22岁,目睹丈夫惨遭杀害,仍视死如归,被敌人扒掉衣衫,割去双乳,又剖开胸膛,挖出心脏,她高呼“红军万岁”,血尽而归。

   在这片红土地上,我们,只有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责任编辑:袁灵欢]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