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的笑——再评电视剧《绝命后卫师》

来源:闽西新闻网2016-12-15 08:32 字号:

□ 袁锦贵

电视连续剧《绝命后卫师》,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首播已结束多日了。但我仍然沉浸在对剧情的无尽回味中,特别是剧中师长陈树湘的那张笑脸,在我眼前反复浮现,挥之不去。

正当陈树湘接到断后命令,部队即将开拔之时,母亲带着儿媳妇千里寻儿来到闽西。在母子、夫妻相见之时,陈树湘破涕为笑,乐得像个孩子。这一笑,是充满歉意的笑。五年前的新婚之夜,他为了完成党组织交给的紧急任务,与母亲和新婚妻子一别数载,亏欠了一个母亲儿孙绕膝的憧憬,一个妻子相夫教子的期待,内心充满难以言表的愧疚。这一笑,是充满宽慰的笑,因为他临危受命,接任了红34师师长的职务,承担了中央红军战略转移总后卫的重任,即将带领六千将士,去迎战几十倍于己的敌人,做好了随时牺牲自己的准备。然而,他不忍心再给满心伤痛、为儿子为丈夫的安危,担惊受怕的母亲、妻子带来恐惧和失望。这一笑,是充满希冀的笑。他眷恋妻子,挚爱母亲,答应她们等革命胜利后一定回来与她们团聚,母亲和妻子都充满期待:“早点回家去,等湘儿回来。”这一笑,是充满孝心的笑。此一去,枪如林弹如雨,虽然“埋骨何须桑梓地”,但是百善孝为先,忠孝难两全,作为一个无产阶级革命战士,此时此刻能够奉献给亲人的,只有这憨厚的带着童真的笑。

部队进入白区,遇上一群逃难的老百姓,他们跪在地上连连磕头,用湖南方言直呼“长官饶命”。见此情景,陈树湘俯下身子满脸笑容,用湖南方言安慰老乡:“老爹起来,我们是朱毛红军。”这一笑,是充满信任的笑。他知道,白区的群众是误听了国民党的反动宣传,害怕红军,躲避红军,拒绝红军。只要用真诚的行动去宣传群众,唤醒群众,群众就会相信红军,支持红军。这一笑,是充满热爱的笑。他视人民为父母,坚决保护群众的利益,“老爷子别害怕,你们遇到什么难处了?我帮你们解决”,随之派出部队,帮助群众夺回了被国民党军队抢走的财物。这一笑,是充满智慧的笑,做群众工作需要耐心,需要讲究方法,需要解决实际问题,他成功地争取了民众,赢得了民心,这些群众宁愿自己省吃俭用,也断然把粮食和盐送给了几乎断炊的红军。

行军中,因为地图的误差,多走了二十几里冤枉路,团长苏达清与政委程翠林发生了激烈的争论,苏达清拂袖而去。陈树湘一把拉回苏达清,双手搂着他的腰,微笑着说“好好说话”。这一笑,是充满亲情的笑。陈树湘和苏达清一起在革命队伍中成长,经历了无数次战火硝烟的洗礼,尽管有不同意见而争论吵闹,但是,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把他们紧紧地维系在一起,生死与共,情同手足。这一笑,是充满宽容的笑。作为师长的陈树湘,肩负着阻击数十万敌军的重任,面临瞬息万变的战场情况,率领着六千英勇善战的红军将士,神圣的使命需要他“海纳百川”。他审慎地研究敌情,细心地倾听战友的意见,耐心地化解各种矛盾。这一笑,是充满真诚的笑。他坚持真理,坚持原则,在军团首长召开的会议上,他对反围剿的失利,有理有据地坦陈己见;在军事指挥上,他有勇有谋,敢于担当。同样在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上,也是一针见血,从不掩饰。政委程翠林服他,团领导们服他,战友们爱他,彼此以诚相待,形成了一个团结坚强的领导核心。

陈树湘拼死掩护童九子等三位少年红军过了牯子河,愤怒地打完了最后一梭子弹,敌人蜂拥而至,几十支枪对准了他。腹部受伤,手臂中弹的他,怒目圆视,露出了让敌人胆战心惊的微笑。这一笑,是充满蔑视的笑。蒋介石调动了百万大军,一路围追堵截,企图把中央红军全歼在湘江以东。然而,仅红军一个师,就钳制了国民党中央军几十万兵力,掩护中央红军突破了湘江天堑。历史前进的车轮,又一次毫不留情地碾碎了螳臂挡车者的黄粱美梦。这一笑,是充满豪情的笑。他有着坚定的革命理想和信念,跟随着毛主席上井冈山,挺进赣南闽西建立革命根据地,经历无数次的战斗考验,早把生死置之度外。面对如狼似虎的敌人,他视死如归,揶揄地说:“我是师长陈树湘,你们发财了。”这一笑,是充满自信的笑。他知道,红军中央机关和红星纵队,已经渡过湘江,尽管红34师几乎全师壮烈牺牲,但童九子已经带着红34师的军旗去追赶大部队。他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国革命一定会取得胜利。

张桐饰演师长陈树湘,把革命的英雄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成功地塑造了一个智勇双全、和蔼可亲的英雄形象。师长陈树湘的笑魅力无穷,将永远镌刻在我的脑海中!

(作者系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电视剧《绝命后卫师》总策划。本文刊于2016年12月14日《福建日报》第11版)

[责任编辑:谢津津]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