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连续剧《绝命后卫师》编剧钱林森:

这是最有意义的一次创作

来源:闽西新闻网2016-11-16 08:32 字号:

    “对于我本人来说,这是一次最有意义的创作。”作为《绝命后卫师》编剧,钱林森有着更多的感触:创作的120天里,时刻受到剧中的每一个红军战士、每一位红军家属的感染。“整个创作过程都感受着党的教育,接受了一次灵魂的洗涤。”

    为何已退休封笔享受生活的钱林森会接手该剧?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创作的激情来自于闽西儿女英勇赴死的气概。“我感受到什么,就想表达出来,把闽西儿女的精神和奉献外化出来,让更多人了解闽西的历史、闽西儿女的牺牲精神。”

    “比如在博物馆里看到一块简单的木牌,毛笔字写‘红军家属’‘红军烈属’。”钱林森说,一开始,几乎家家户户成为红军家属,几年之后,80%都成为红军烈属。“这意味着80%的家庭都有红军战士牺牲,给他们享受的荣誉就是‘红军烈属’这块牌子,闽西儿女把这块木牌看作无上的尊严。”

    诚然,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闽西老区苏区体验期间,钱林森曾为闽西儿女投身革命事业的义无反顾而心潮澎湃,也一度为烈士名表上的朴实名字而潸然泪下……

    记者获悉,剧本的创作同样充满感动。原来,钱林森在创作期间患上了神经性耳鸣症,如同耳朵里安装了一台抽油烟机。遇此情况,医生强烈劝阻钱林森放弃工作。“闽西儿女在那种艰苦的环境下都能坚持革命真理,为中国革命奉献生命,如今过着幸福生活的我还不能坚持下来吗?”带着这份韧劲和激情,钱林森继续带着耳鸣写,写着写着,剧本写完了,耳鸣竟也消失了。

    写完这个红34师后,钱林森萌生了申请入党的冲动;拍摄这部剧的时候,剧组里也成立临时党支部。钱林森认为:“到具体的人物细节中感受伟大的革命精神,大家深受感染。”

    (以上文图由记者池银花、石芳、曾燕福,见习记者李新元提供)

[责任编辑:曾俊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