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家八口参加长征仅剩三人

来源:新华网2016-09-21 08:49 字号:

这是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长征出发地纪念碑(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新华社北京9月20日电  题:举家八口参加长征仅剩三人

  尹黎、王经国、遇际坤

  在中国工农红军伟大长征的队伍中,有一个举家八口参加这一壮举的家庭,这就是红二方面军侯清芝一家。

  侯清芝全家参加长征的8口人是:父亲侯昌千,母亲殷成福,叔父侯昌贵,侯清芝,妻子刘大妹,大弟侯清平,二弟侯宗久,妹妹侯么妹。年龄最大的,是他年近五旬的父母,最小的是5岁多的二弟。

  侯清芝一家于1935年11月19日,跟随贺龙、任弼时领导的红2、6军团从湖南桑植出发,到1936年11月,有3人走完长征、到达陕北。在长征路上,侯清芝一家牺牲、失散了4人,即他的父亲、叔父、妹妹和妻子;二弟侯宗久长征中寄养在甘肃成县一户老乡家;到达陕北的只有侯清芝、侯清平兄弟俩和他们的母亲殷成福。

  1934年11月,红2、6军团创建了湘鄂川黔根据地,侯清芝、侯清平和侯昌贵在这时参加了红军。因侯清芝当过木工,便参加了红2军团工兵连。侯清平年纪小,编到红二军团指挥部马弁班喂马,后到省革命委员会警卫连。

  1935年9月,蒋介石调动30万兵力对湘鄂川黔根据地发动更大规模的“围剿”。贺龙、任弼时决定红2、6军团进行战略转移。

  出发前,侯清芝由工兵连编入红2军团五师十四团一连任班长,侯清平由省革命委员会警卫连调到红2军团司令部警卫班任班长,侯昌贵编入红2军团六师十七团任副官。侯昌千、殷成福、刘大妹、侯么妹、侯宗久仍在家属连。组织上多次动员家属连人员分散回家。但是,侯昌千一家不愿离开红军,全家老小三番五次地向连长、指导员求情,坚决要求全家跟随部队转移。

  侯昌千说:“没有共产党和红军,就没有我一家。如今大敌当前,我们不能离开红军,死也要和红军死在一起。”

  看到他们如此坚决跟随红军,部队同意他们跟随突围转移。为照顾侯家的特殊情况,部队分了一匹马给侯昌千,要他用马驮5岁的侯宗久和一些行装。

  长征的道路漫长而艰险。在几十万敌军围追堵截下,红2、6军团在黔东、盘县几次想建立根据地,都因敌情变化而未能成功,只能继续转移。部队出湖南、越贵州、过云南,一直处在紧张的行军作战之中。刘大妹由于怀孕而行动不便,常常掉队。快过雪山时,部队特意安排侯清芝照顾刘大妹。

  一天,侯清芝扶着妻子赶路,因刘大妹难以坚持行军,与部队的距离越来越远。侯清芝焦急地对妻子说:“一旦掉了队,脱离红军,就会有生命危险!”刘大妹坚定地说:“你快去赶部队,让我一个人慢慢走吧。”侯清芝想来想去,只得咬咬牙,把妻子寄养在一户老百姓家里,把身上仅有的两块光洋和一小袋干粮全部留下,一再叮嘱妻子将孩子生下来,千万不要落到敌人手里。两人挥泪而别。

  后来,刘大妹生下一个男孩,取名侯德明,被当地一座藏传佛教寺院收留,藏名叫罗尔吾。刘大妹后来又去寻找红军,但从此下落不明。2004年,侯德明通过电视台找到湖南老家的亲人。68年后,长征一家八口人的名册里,居然又令人惊喜地添上了一名成员。

  侯昌贵在战斗中腿部负伤,过雪山时因体力不支滚下雪坡,与许多红军战士一样,牺牲在雪山之上。

  1936年9月,红2、6军团由甘肃成县向渭河北转移时,遭到敌人重兵堵截,有的部队损失严重,侯清芝所在团只剩下4个连的兵力,一个营15个干部牺牲了14个,只有他一人幸免于难。他的父亲侯昌千在这次战斗中身受数处重伤,不能行动。部队将侯昌千和他的小儿子侯宗久,一道寄养在贫苦农民何天颂家里。半个多月后,侯昌千因伤势过重牺牲,被当地群众掩埋。何天颂夫妇没有子女,从此将侯宗久收为养子,改名换姓叫何九生。新中国成立后,当地群众为纪念红军烈士侯昌千建立了纪念碑。侯宗久后来也与亲人取得联系,回到湖南老家。

  侯么妹也在那次战斗中抬担架时中弹牺牲。殷成福摔到一个天坑内,第二天被一位砍柴的农民救出。她以顽强的毅力,沿途一边乞讨,一边打听红军去向,直到这年12月,终于在陕西富平找到红军队伍。

[责任编辑:谢津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