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元培:长征途中的“粮秣总管”

来源:闽西新闻网2016-09-12 16:03 字号:

1968年,张元培(右三)与叶剑英(右)在一起

20世纪50年代,张元培(中)在军舰上与战友合影

□ 唐宝洪

    1967年5月,正是局势动荡之秋,一位海军少将匆匆由青岛赶赴北京,就任第六机械工业部军管会主任。在短短的时间内,他稳定了六机部的局面,使六机部的工作走上正轨。同年10月,中央调他到周恩来总理直管的国防工办,任命他为军管小组副组长(组长为粟裕)。他不负中央重托,稳妥地解决了国防工业系统的派系之争。

    此将是谁?闽西籍将军张元培。

    周恩来总理在“文革”苦撑局面时,非常信任、器重张元培,经常派他到全国各地代表国防工办处理棘手问题,并给予坚定支持:“如果碰到不好解决的问题,可随时来电话告诉我。要顾全大局。”周恩来为何如此信任张元培,其中一个因素,就是张元培在长征的出色表现。

    1934年9月上旬,各路国民党军加紧向中央苏区发动进攻,苏区沦陷区域越来越多,苏区内的人力、物力极为匮乏,红军在苏区内打退敌人的进攻已没有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博古、李德被迫放弃在苏区内部抵御敌人的计划,决定实行战略转移。

    为便于随军行动,中共中央、中央政府、中革军委机关和直属部队编为2个纵队。第一野战纵队由红军总部和干部团组成,第二野战纵队由中共中央机关、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机关、后勤部队、卫生部门、总工会、青年团等组成。遵义会议前夕,第一、二纵队合并为军委纵队,又称红星纵队。

    中革军委总供给部军实处长张元培具体负责物资大搬家和后勤工作。

    1934年10月10日晚,中央红军开始实行战略转移,向集结地域开进。10月17日,中央红军南渡贡水。此前,后勤部门备足了半个多月的粮食,要求每个红军指战员都要带足十几斤粮食。

    按博古、李德的布置,红一军团为左路,红九军团随后跟进;红三军团为右路,红八军团随后跟进;军委两个纵队居中;红五军团殿后。8.6万红军成甬道式地行军。由于中央机关把笨重的机器和“坛坛罐罐”都带上了,由上千名挑夫及2000余后勤人员组成的运输队,行动十分迟缓,有时一天才走十几公里。这种大搬家式的转移,使主力红军变成了中央机关的掩护队,严重地影响了红军的机动能力,极大地削弱了红军的战斗力。

    在红军前进的路上,前有堵截之敌,后有追兵,左右之敌成夹击之势,敌人的飞机在上空逞凶作威,拖着大批辎重的红军沿途消极避战,十分被动。

    如何摆脱辎重拖累? 具体负责组织挑夫的张元培,面对负担沉重、行动迟缓的严峻关头,一方面请示上级领导设法解决,另一方面暗示有关人员将笨重的与军事无关紧要的物资往山沟里扔,到渡湘江时,连电台的发电机、X光机、印刷机等大批辎重沿途先后都忍痛地埋掉了,才使红军突破国民党的四道封锁线。

    湘江战役,中央红军锐减到了3万余人。其间,军委纵队带着庞大的“坛坛罐罐”,行动迟缓,每天只走二三十公里,延误了抢渡湘江的时机,致使湘江两岸的红军部队为了掩护军委纵队渡江,一连几天与优势之敌展开鏖战,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遵义会议召开。毛泽东重新获得军事指挥权。

    在中央苏区,自上而下有一套比较完整的后勤保障体系,红军的供给有了一定的保障,初步改变了单纯依靠打土豪和完全取之于敌的供给方式。而在长征路上,红军作战频繁,流动性强,后勤保障主要靠就地取给和取之于敌。作为军委总供给部军实处长,张元培日夜思索着红军的粮食问题。经深思熟虑,他大胆向上级建议:各军团自行解决筹粮问题,各军团及下属的师成立筹粮委员会。上级采纳了张元培的建议,并让张元培具体负责红星纵队全体人员的粮食供应。

    粮食问题,至关重要。每到一地,张元培就带着后勤科人员,走村串户,开展筹粮工作。在他的努力下,红星纵队在过雪山之前粮食供应基本上够保障。

    1935年6月初,中央红军向夹金山进发。衣着单薄、长途行军的红军,要翻越大雪山,殊为不易。老百姓好心地劝说红军别冒险爬夹金山,理由是:爬夹金山,即使不累死、饿死,也会冻死。

    英勇无畏的红军将士为北上抗日,踏冰履雪,走进雪山。老百姓深受感动,向红军建议:要翻越大雪山,就要备好烈酒和辣椒,在山上吃了可御寒壮气;翻越大雪山,须上午九时上山,下午四时下山。

    老百姓的建议,使张元培及中央红军医院院长傅连大受启发:烈酒和辣椒关乎红军将士的安危。为此,张元培一方面建议总后勤部发出通知,要求各军团组织得力人员大量收购辣椒,发给每个红军战士,备以爬雪山时御寒之需。另一方面,他亲自带领后勤人员深入老百姓家里收购辣椒和烈酒。经数天努力,张元培等人收购到十几斤辣椒。

    十几斤辣椒被及时地分发到红星纵队所属人员手中。其他军团在接到总后勤部的通知后,紧急收购辣椒。由于夹金山下的村落小,人口少,其他军团收购到的辣椒数量有限,很多指战员没有发到辣椒。

    红军将士怀着必胜的信念,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冒风雪,战严寒,手拉手,一步一停,向上攀登,饿了啃干粮,渴了饮雪水。在快接近山顶时,乌云滚滚,狂风骤起,刹那间,大雪夹杂着鸡蛋大的冰雹倾泻而下,寒气直刺肌骨。发有辣椒的指战员因嚼吃辣椒而增强了御寒的能力,绝大部分都爬过了雪山。而没有发到辣椒的指战员,不少都长眠于雪山,献出了生命。

    辣椒御寒过雪山,张元培的一个建议,使不少红军将士熬过了雪山的风雹雨雪。

    爬过雪山后,红军很长时间行军于少数民族地区。这些地区,经济落后,粮食紧张;另一方面,语言不通;再一方面,国民党反动派长期对当地人民进行反红军的宣传。这样,张元培的筹粮工作比以往更加艰巨。

    红军经过藏族区时,部队一宿营,张元培就冒着生命危险和藏族群众协商买粮食的事情。藏民对红军缺乏了解,国民党反动派又对藏民作欺骗性宣传,因而藏民不敢接近红军,更不敢把粮食卖给红军。为困死红军,敌人还出毒招:卖粮食给红军的藏民一律处死。

    为了给部队筹集充饥之物,张元培组织人员挖野菜,找死马肉,剥树皮煮树叶充饥。在忍饥挨饿的那段日子里,广大红军将士坚决贯彻党的民族政策,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拿藏民一针一线。红军的严明纪律及爱民之举感动了藏民,有些藏民(包括僧尼)冒着生命危险偷偷地把粮食卖给红军,使红军捱过难关。

    1935年10月19日,中央红军抵达陕北吴起镇。

    1936年10月,红一、二、四方面军在甘肃会宁会师。

    陕甘宁边区自古以来就是个穷地方,在国民党的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下,这里经济极端困难。中共中央机关及中央军委进驻延安,使延安的人口陡然多了起来。由于供应上的困难,有一段时间,红军指战员缺衣少食,没有被盖,备受饥饿和寒冷的折磨,甚至连中央军委的同志都没有油吃,没有菜吃。

    面对这一严峻的状况,中央军委供给部军实处长张元培全力以赴筹粮。他和军实处的同志们遵照中央军委关于筹粮指示精神,不管寒冬腊月,不怕风沙日晒,深入到周边十几个县走村串户,了解老百姓的吃粮问题,动员老百姓把余粮卖给红军,不但基本解决了中央军委机关全体人员的吃粮问题,还解决了军委下属机关购买粮食的问题。

    “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国民党原则上初步接受了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国内和平基本实现。为准备对日军作战,红军除加强军事、政治训练外,在后勤方面也极为重视。

    1937年春,钱之光、张元培、雷经天奉中央之命,执行一项特别任务——到太原筹集粮食和军需物资。他们用上海地下党汇来的三万元法币,采购了几十万斤粮食和解放区急需的其他物资,圆满地完成了这次特别任务。

    历经八年抗战烽火与三年解放战争的洗礼,张元培百炼成钢。

    新中国成立后,张元培在海军工作,曾协助张爱萍指挥一江山岛之战,以其卓越的组织能力和指挥才干而备受瞩目。1955年,张元培被授予少将军衔。

    1970年初,中央军委把南海舰队司令员的重担压在张元培的肩上。张元培步入花甲之年后,宝刀不老,率部痛击入侵西沙群岛的南越海军,为捍卫祖国领土和领海的完整建立不朽功勋。在西沙群岛自卫反击作战中,张元培所部南海舰队击沉南越护卫舰1艘,击伤驱逐舰3艘,毙伤南越“怒涛”号舰长以下官兵120余人,俘获南越少校以下官兵48人,还俘获美国驻岘港领事馆联络官科什,严惩了南越当局,沉重打击了南越当局的侵略气焰。为了战斗的胜利,南海舰队389号舰重伤,274号舰轻伤,18名官兵牺牲,另有67人负伤。

    1975年9月,中央军委改组总后勤部的领导班子,调张震、张元培、曹思明等到总后担任领导工作。在张震、张元培卓有成效的努力下,总后各项工作走上正轨。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张震对张元培的评价是:“元培同志党性强,敢于坚持原则,待人坦荡,光明磊落。元培同志工作积极负责,任劳任怨,考虑问题周全,善于提出自己的见解。他工作作风深入,多次到边防哨卡调查研究,解决实际问题,受到部队欢迎。可以说,元培同志在最后一个工作岗位上,为我军的后勤建设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责任编辑:谢津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