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在苏家坡的日子

来源:闽西新闻网—闽西日报2018-06-04 08:49 字号:

图为苏家坡 古田会议纪念馆提供

□ 曾汉辉 邓宇河

苏家坡,上杭县古田镇的一个畲族行政村,位于古田镇与新罗区大池镇交界处。1929年6月,红四军党的“七大”,毛泽东落选前委书记后到闽西地方协助指导工作,同年11月26日回到红四军领导岗位。在此期间,毛泽东曾两次来到苏家坡,在这里生活战斗了40多天。

第一次是1929年7月29日红四军前委在蛟洋召开紧急会议后,毛泽东因患疟疾,在中共闽西特委的安排下,化名“杨先生”转移到苏家坡,8月上旬离开苏家坡前往上杭溪口的大洋坝,后又转到永定金丰大山养病。第二次是1929年10月,久病初愈的毛泽东辗转到上杭城,后因局势变化,于10月21日晚至次日凌晨撤离上杭城前往苏家坡继续休养,接到中央“九月来信”后,于11月26日在福建省委巡视员谢汉秋(又名谢景德)的陪同下,抵达长汀,重新回到红四军领导岗位。

这段时间里,尽管困难重重,毛泽东并未放弃自己所追求的理想和事业,而是以饱满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为闽西革命根据地建设、地方党组织发展,探索红四军建党建军、中国革命的道路问题辛勤工作。

深入群众访贫问苦,开展调查研究

关心群众生活,重视调查研究,是毛泽东的一贯作风。到地方指导闽西特委工作后,毛泽东更是在工作之余深入农民群众开展各种调查研究,了解群众生活,思考重要问题。

据当时与毛泽东一同到地方协助指导工作的曾志回忆,毛泽东在苏家坡用了好几天的时间开了几场座谈会、调查会,每次只邀请七八个人,但对象都不同,有贫雇农、中农,有商人、小贩……毛泽东给大家提的问题,都是实际生活中遇到的社会问题,交谈中大家无拘无束、有说有笑。每次座谈会、调查会,毛泽东都亲自做记录。

毛泽东还经常找群众“闲聊”,走访了苏家坡的每一户人家。一次,毛泽东到老贫农雷选如家中串门,了解到不少富农和奸商等到收成季节,就大肆压价囤积粮食,到青黄不接时就高价出售,这样一来,穷人总是吃亏。事后,毛泽东将这一问题反映给闽西特委领导一起进行研究。随后,闽西特委成立了粮食调剂局和合作社,并颁布《调剂米价宣传大纲》,实行调剂粮食,打击富农、奸商不法经营活动,有效防止了粮价时跌时涨的问题。

毛泽东还注重引导地方同志做好调查研究工作。一天,毛泽东与闽西特委书记邓子恢在溪边散步。毛泽东问邓子恢:“作为一个领导者,他的责任是什么?”见邓子恢一直没有回答,毛泽东接着说:“依我看,领导者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本事,他的责任在于当好群众的传达员,就是说,应当善于总结出大多数群众的正确意见和要求,及时反映到党的领导机关,党的领导机关就是要根据这些意见和要求进行研究分析,找出解决的办法,然后再由领导者把党的决定传达到群众中去执行。”

毛泽东了解到闽西特委炊事员杨冬冬的儿子参加赤卫队,把家里仅有的一床被子带走了,床上只有一件蓑衣和一捆稻草,便将自己的军毯送给了杨冬冬,还借自己的化名“杨先生”认杨冬冬做“姑母”。这个故事至今在苏家坡群众中广为传颂。

创办平民小学讲述革命道理

毛泽东了解到苏家坡人几乎都是贫雇农,靠烧石灰、做苦力过日子,大多数都是文盲,村里缺钱缺教师没有学校,孩子们没有读书识字。为此,毛泽东找到闽西特委书记邓子恢商量办学校的事情,建议把“每月20元交通费”拨出来作为教学经费,并对闽西特委的同志说:“我们大家都可以去给孩子们上课,识字的教不识字的,一人教十人,十人教百人,这样全村的人都可以学习文化”。

很快,苏家坡第一所平民小学就在“树槐堂”办了起来,开学第一天就有14名学龄儿童前来报名上课。闽西特委的干部专门从城里买来了笔、课本等学习用品,还在当地找了一位给孩子们上课的老师。

毛泽东亲自给孩子们上第一课。他用粉笔在黑板上一撇一捺,教孩子们写“人”字,然后作解释:“人有穷人、富人,人类不平等。富人整天不做工,坐着有吃,坐着有穿;穷人整天做苦工,吃不饱,穿不暖。穷人要团结起来,打倒共同的敌人。”他深入浅出,给孩子们思想启蒙。几天后,毛泽东又特地买来公鸡牌铅笔发给上学的每一个儿童,鼓励孩子们为革命努力学习文化知识。

这所平民小学不仅白天教孩子们念书,晚上还教成年的贫苦农民识字。贺子珍、曾志以及闽西特委的邓子恢、蔡协民等人也经常前来讲课,宣扬革命道理。有一次毛泽东在黑板上写了一个“手”字,同时扬起自己的手说:地主阶级有手,我们也有手,但是手跟手不一样,地主阶级的手是不劳动的手,是剥削阶级的手,而我们无产阶级人民大众的手,是劳动的手,是被剥削的手,只有用我们这双手推翻旧世界,争取革命成功,将来才会有好日子。

指导创办闽粤赣三省干部训练班

随着闽西革命根据地建设的迅速发展,军政干部不足的问题逐渐显现出来,虽然红四军抽调了一些干部到闽西地方工作,但仍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人才严重缺乏的问题。对此,毛泽东对闽西特委的同志说:“形势的发展,对于干部的大量需求,只有靠自己想办法解决”,他建议举办短期训练班,培养革命干部。

在毛泽东的建议和具体指导下,闽西特委在苏家坡的“鸿玉堂”先后举办了两期干部训练班,一期为政治军事干部训练班,一期为农民运动训练班。训练班制定了《训练大纲》等教材,主要课程包括马列主义基本原理、党的纲领、群众路线、工作方法、工作作风和党的政策、路线等。闽西地方政府以及粤、赣苏区都选派了积极分子前来接受培训,每期学员三五十人。

训练班的教员由毛泽东、蔡协民、江华、曾志等人担任,毛泽东给学员们讲授闽西一大的《政治决议案》,并结合实际为大家讲授马列主义基本原理和工作方法,提高地方党政干部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他教导学员,我们每到一个地方就要了解当地的乡情民俗,如这个地方轿夫多,自然官僚地主多;吹喇叭的人多,必然封建迷信多。这就叫透过现象看本质,经过村庄时,从房屋、桥梁、道路的情况,就可以大体上看出这个村子是富裕还是贫困。

训练班的创办,在短短时间内为闽粤赣三省培养了一批优秀的政治、军事、农民运动骨干力量,他们在推动闽粤赣三省革命形势发展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毛泽东不仅重视革命干部的培养训练工作,而且以身作则,努力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总是如饥似渴地阅读当时所能找到的书籍。在苏家坡期间,他找到当时初中二年级的课本《模范英文读本》,坚持天天朗读。曾志故意讥笑他:你连普通话都不准,你那是湖南英语。但是毛泽东依然坚持朗读。

为闽西革命根据地建设指明方向

1929年7月,毛泽东在上杭蛟洋指导闽西特委召开了中共闽西一大,总结了闽西土地革命斗争的经验和教训,制定了闽西革命根据地建设的总方针和路线。10月中旬,闽西特委召开执委第一次扩大会议,着重讨论中共闽西一大以来,闽西革命根据地在武装斗争、土地革命、政权建设等工作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研究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毛泽东到苏家坡后,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指导中共闽西特委于11月2日、5日分别发出了中共闽西特委13、14号、15号通告,即《中共闽西特委第一次扩大会的精神与闽西党目前的任务的决议》《关于苏维埃工作问题的决议》《关于土地问题的决议》。

这三个通告总结了中共闽西一大召开3个多月以来闽西革命根据地建设和开展革命斗争所取得的成绩和存在的问题,正确分析了当时的政治、军事形势,提出了扩大红色区域、统一群众武装斗争、建立代表会制度、解决苏区经济问题、培养训练干部等方面的正确决策,为闽西革命根据地的建设进一步指明了方向。

这些政策的实施,得到了广大群众的积极拥护,有力地推进了闽西革命根据地的建设,并为其他地方提供了经验借鉴。至1929年底,闽西约有80万农民分到了土地,成立了4个县、50多个区、400多个乡的苏维埃政权,红色区域扩大到龙岩、永定、上杭、连城、长汀、武平6县,地方武装也得到了迅速发展壮大。

思考红四军建党建军的重大原则问题

毛泽东在苏家坡通过地方党组织送来的报纸和情报,密切关注着红四军的动向。同时,他更为红四军的前途和命运担忧:红四军党内分歧矛盾和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日渐突显,干部、战士思想混乱,单纯军事观点、流寇思想、军阀主义残余、极端民主化等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和旧式军队作风还在滋长漫延……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红四军何以担当起“中国伟大革命斗争给予的任务”!

苏家坡树槐堂右侧的半山腰上,有一处隐秘的天然溶洞。据现已101岁高龄的当地村民雷耀庚回忆:“那时,毛泽东经常在早饭后带着书和文房四宝,独自来洞中读书。除了看书外,毛泽东时常会站在洞口,眺望远方陷入沉思,久久不动。”

在苏家坡的这段时间,毛泽东在闽西特委同志的悉心照料下,身体逐渐康复,对红四军的忧虑也日渐加深。

11月下旬,在毛泽东第二次到苏家坡一个月后,他收到了陈毅转来的中央“九月来信”以及朱德、陈毅请他回前委主持工作的信件,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来到长汀,与朱德、陈毅会合,重新担任红四军前委书记,重新承担起中共中央赋予的重大使命。

[责任编辑:曹林]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 闽西日报新龙岩APP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闽西日报新龙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