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精神”铸就上合组织核心价值观

来源:央广网2018-06-01 09:52 字号:

央广网北京5月31日消息(记者 高艺宁) “自2001年成立以来,上海合作组织对区域治理乃至国际格局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在安全、政治、经济、人文等领域的合作都展现出了良好的发展前景。”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之所以能取得如此不平凡的成就,根本原因在于以‘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主要内容的‘上海精神’具有强大生命力和凝聚力。”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副所长汪金国告诉记者,经过成员国近十七年的共同实践,“上海精神”已经成为上合组织的生存之基、发展之本和独特的精神品质。

“上海精神”引领上合组织发展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在汪金国看来,“上海精神”超越了成员国之间意识形态和发展水平的分歧,通过平等、合作、相互尊重保障了成员国共同利益的实现;它拒绝强权政治,以切实的制度设计保障所有成员国享有平等的决策权,使组织内的小国同样能够享受到组织影响力的提升所带来的国际声誉;它致力于推进民主、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建立,成员国通过共同合作在欧亚地区形成了一个新的安全共同体和利益共同体,并为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具体而言,上合组织成立以来的最大成就,便是维护了本组织所在地区的安全和稳定。中国前驻吉尔吉斯斯坦、拉脱维亚、哈萨克斯坦、乌克兰大使姚培生告诉记者,“上合组织成立之日便签署了打击‘三股势力’公约(《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这在国际上是首例。”

汪金国向记者介绍,为应对恐怖主义给地区安全带来的严重威胁,上合不断加强自身反恐合作建设。如召开关于反恐的官方或学术会议、成立地区反恐怖机构、发布涉及反恐的宣言和法律文件以及定期举行反恐军事演习等。目前,以打击“三股势力”为代表的安全合作已经成为上合组织的标签。

经济合作是上合组织另一项重要议题。姚培生告诉记者,当前,上合组织框架下的国际合作项目已经实现了国家优惠贷款、上合银联体和发展银行三位一体的融资渠道拓宽和以本币互换协议为依托的本币贸易往来。“随着经贸合作的发展,上合不断加强利益融合,正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共同体。”

新起点 新机遇

2016年塔什干峰会后,上合组织扩员进程的正式开启,组织扩员后的发展及前景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

“有着良好发展势头的上合组织,将迎来很大的发展机遇。”汪金国告诉记者,随着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加入,从体量来看,上合组织已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面积最大的地区性合作组织,其发展与合作的潜力巨大,面临新的发展机遇期。

从组织发展来看,印巴的加入为上合组织带来更多的组织资源,为组织的对外扩展、制度建设的细化和正式化注入新的活力,有助于提升其在政治、经济和人文领域的实力和国际影响力。从成员国关系来看,印度作为南亚大国加入上合组织,似乎可以打消各成员国的某些戒心,有利于实现组织内部的互信团结和长远发展。

“更为重要的是,上合组织完成了从组织创立到建章立制的阶段,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阮宗泽认为,随着组织扩员,未来上合组织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必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在当前西方反全球化的背景下,很多发展中国家、新型经济体国家都希望能够抱团合作,上合组织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平台。”

新形势 新挑战

“上合组织实现扩员后,如何开好步,起好头,尤为重要。”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是首次扩员后的首次峰会,在阮宗泽看来,青岛峰会将成为未来上合组织发展的重要新起点。“过去这些年,上合组织在建章立制上做了很多积累,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要按照上合有关章程,弘扬‘上海精神’,处理好上合组织面临的此次转型。”

尽管成果不凡,但新形势下上合组织仍面对很多挑战。汪金国告诉记者,从外部挑战来看,“三股势力”依旧猖獗,国际恐怖主义的肆虐使地区安全形势面临新的挑战,对上合组织的发展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传统的安全合作面临来自地区恐怖主义的新挑战的同时,经贸、政治、人文合作的路径也成为亟待解决的课题。汪金国向记者介绍,当前,全球政治经济形势日趋复杂,美国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巴黎协定》,暗示着美国主导的旧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正在变化,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全球化遭遇挫折,区域一体化面临着机遇和挑战。

从内部来看,组织扩员后,多元性赋予上合不可替代的影响力和发展潜力的同时,也带来扩员后机制运作方面的新问题。汪金国说,由于上合组织成员构成异质性明显,成员国具有不同的政治制度、经济规模和价值取向,在上合组织的组织定位和未来发展方向上还存在一定分歧。如何就该问题协调一致,达成共识,关系到上合组织的发展前景。

而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周戎看来,上合组织在协调与执行方面仍有进步空间。各成员国的现实能力和主观意愿差异,使上合组织内部间的协调存在障碍,执行能力较弱。上合组织缺乏有效的执行机构,由于授权有限,上合组织缺乏必要的行动和干预手段。

“上合组织经济合作发展速度仍待提高。” 姚培生告诉记者,苏联解体和金融危机都对上合组织成员国产生了重大冲击,成员国经济发展起点不同,发展水平不一,尚不能与欧盟等发达国家相比。同时,成员国间仍存在贸易壁垒,经济一体化条件尚未足够成熟。“如何进一步加强上合组织内部经贸领域合作,在此方面有很大的空间,也将成为未来上合组织发展新的增长点。”

“上海精神”是上合组织的灵魂

同舟共济扬帆起,乘风破浪万里航。面向未来,上合组织如何迎接新时期的挑战?汪金国认为,要以“上海精神”为核心,打造上合组织价值观。在成员国的交往实践中,要坚持和发展“上海精神”,形成有效的组织认同。

2017年6月,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上合峰会,习近平表示,“上海精神”产生的强大凝聚力是本组织发展的保证。习近平多次对“上海精神”的阐释,凝聚广泛共识,也为上合组织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我们对上合组织的前景充满信心,因为它有独特而珍贵的‘上海精神’。”近年来有些国际组织内部纷争不断,凝聚力在衰减,甚至出现“退团”。姚培生告诉记者,上海合作组织建立以来从没有出现此种情况,最主要是因为对“上海精神”的坚持。

“‘上海精神’是上合组织的灵魂,也是其显著区别于其他国际组织的本质所在。上合组织扩员后,更需要将这种精神发扬光大,使其内化为新成员的行为准则。”

在汪金国看来,“上海精神”不仅契合了成员国维护主权独立的需求,也使得各国以完全平等的姿态参与区域事务,是保障上合组织成员国克服彼此间分歧、形成对组织认同的深层原因。

“上合组织的重要性不仅仅在于在‘上海精神’的引领下,建立了一个新的地区性组织,还在于为国际社会提供了一个拥有众多文明的国家开展地区合作的全新模式。”汪金国同时表示,异质性极强的各成员国建立互信,走向聚合,从双边合作走向集体行动。上合组织通过构建新型国际组织以推进地区合作的尝试,形成了新的地区合作范式,并有望为欧亚国家命运共同体的形成提供助力。青岛峰会将是上合组织发展史上新的里程碑。

[责任编辑:曹林]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 闽西日报新龙岩APP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闽西日报新龙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