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阵阵百战酣——访抗战老兵刘瑞昌

来源:闽西新闻网—闽西日报2018-05-04 10:37 字号:

□ 唐宝洪 文/图

抗战老兵、上杭蓝溪镇蓝家渡人刘瑞昌,今年已经98岁了,身体特别棒,还能骑三轮车去赴墟,而且记忆力特别好,谈及打日本鬼子的战斗情况,每每充满激昂之气和自豪感。

1938年10月,广州沦陷。华南抗日局势紧张,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苦于兵力严重匮乏,在辖区内征募兵员。由于战况惨烈,兵员消耗大,国民党广东省保安总队只得向福建、江西求助。1940年8月,上杭蓝家渡湖里村青年刘瑞昌应征入伍,被编入广东省保安总队第一团(保一团)。由于读过一年私塾粗通文墨,刘瑞昌被安排到该团第一营营部任通信兵。刘瑞昌说,“保一团团长是梅县人张尧禄,团附是湖南人黄华,一营营长是五华县人邵育才,一营营附是王安靖,四连连长是上杭庐丰安乡人李珍,而团部通讯排排长是陈福阶。”

刘瑞昌这批新兵在揭阳进行了为期4个月的训练后,就投入战场。他参加的第一场实战是揭阳陶山战斗。

第二次粤北会战结束后,不甘失败的日军集结重兵,在经过半年的准备后,向岭南推进。刘瑞昌所在的保一团奉命坚守陶山。陶山战斗于1940年12月底打响,千余日军依靠装备优势,节节推进,连续突破保一团三道防线。惨烈的战斗持续了两天两夜,日军一批又一批死在了保一团构筑的最后一道防线外围,通信兵刘瑞昌除了及时向营长传达团部的命令、向各连传达营长的命令外,还直接参加战斗。由于在平时的训练中刻苦认真,他练就了好枪法,沉着地瞄准靠近铁丝网的日军射击。日军打红了眼,不顾重大伤亡,调兵增援,加强攻势,企图突破保一团最后一道防线。保一团的官兵伤亡越来越多,更糟糕的是,官兵们随带干粮已经吃光,已经饿了两天,而且,手里的弹药也所剩无几。局势岌岌可危,幸好,当地五、六百名群众冒着日军的弹雨,在保一团的火力支援下,挑运来弹药、大米、水果。得到补给的保一团士气大振,发起反击,打退了猖狂的日军。

1942年初,保一团将陶山阵地移交给预备第六师,而转到与揭阳交界的丰顺县汤坑一带休整。由于驻地卫生条件差,官兵们的身上被跳蚤咬得又痒又痛,幸好当地有温泉,官兵们每天三次去泡温泉,连泡七八天后,痒痛消失。在汤坑休整期间,保一团经常派遣精干小分队,摸日军的哨卡和营地。

1942年7月,保一团奉命挺进中山县。日军侦悉保一团的行军路线,调集重兵,事先预设好口袋。当保一团钻进敌人的埋伏圈时,日军的轻重武器一齐开火,还出动飞机轰炸保一团阵地。保一团编制满员,兵力约1800人,配属有12挺重机枪和3门迫击炮,作战力不低。日军欲一举全歼保一团,团长命令各营突围,二营、三营成功突围,负责殿后的一营被日军20辆坦克隔断了突围的道路,一场场血战过后,全营500来人或战死或负伤或失散,或宁死不当俘虏而跳海自尽,打到最后阵地上只剩三个人:营长邵育才、营附王安靖、通信兵刘瑞昌。邵育才哀叹这条命要丢在这里了,后来休克过去,刘瑞昌用土办法把营长救醒过来,然后去砍树,做了一个简易的木排,将已经无法正常行军的营长绑在木排上,将电话机固定在木排上,又让营附坐在木排上照料营长。刘瑞昌自幼在黄潭河边长大,5岁起就下河游泳,水性颇佳。他一边泅渡,一边推着木排,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努力,他们三人终于脱险。上岸之后,苏醒过来的营长从挎包里掏出一大沓被水浸湿的钞票,刘瑞昌与营附把钞票一张张摊开来晾晒,他粗粗一算,钱款竟有6万多元(法币)。营长说,这一仗,一营打得惨,但人马还可以召集,兵员还可以征集,这笔钱,是国家拨给一营全体官兵的钱,是用来抗战的,任何人都不能贪污或挪用一分钱。此战过后,保一团论功行赏,刘瑞昌荣立二等功,并被提升为一营传令班中士班长。营长邵育才为感谢刘瑞昌救命之恩,还认了他做弟弟。

1943年,日军进犯开平县,除了出动陆上部队外,还出动飞机,甚至开来3艘军舰,从海陆空三路夹攻中国守军。中国水兵在既定水域布设水雷,使敌舰无法靠近,从而减轻了守军的压力。保一团参加了这次战斗,歼敌一个中队。上级为鼓舞士气,派了一支由12名青年学生组成的妇女服务队。妇女服务队给前线官兵唱歌、说快板、读报、贴标语、救治伤员,在战斗最激烈时,还亲自端起武器奋勇杀敌。开平之战,刘瑞昌的背部被日军飞机投下的炸弹弹片击中。

1944年4月,日军发起豫湘桂战役。保一团奉上级之令,与友邻部队一起镇守韶关、南雄、康源,迎击从江西南犯之敌。上级下达的命令是死守,因此,这一仗格外惨烈,保一团伤亡近半。此时,刘瑞昌改任一营警卫班班长,他枪法精准,200米开外也能打中目标,他还带着警卫班生擒一名日军。上级命令他把日军俘虏押到县城游街示众,游街所过之处,群众高呼抗日口号,控诉日军暴行。不过,让刘瑞昌痛心的是,衡阳保卫战和桂林保卫战,中国军队虽然给予日军重创,但衡阳、桂林都先后沦陷。

1944年11月,日军发起第三次粤北战役。这次战役,中国军队失利,韶关失守,国民党广东省政府从韶关迁往粤西之连州。其后,刘瑞昌所在的保一团参加了诸多战斗。有次战斗,保一团从一个山洞里解救了200多个妇女,这些妇女都是缠足的小脚女子,走路极为困难。为了把她们转移到安全地带,官兵们把她们一个个背在身上。妇女们感动得热泪盈眶,对刘瑞昌他们说:“日本鬼子是畜生,哪里会放过我们这些妇女?要不是你们来解救,我们就惨啦!”

抗日战争胜利后,刘瑞昌思乡心切,多次请假要求回乡探亲,都没有获得批准。后来,内战打响,刘瑞昌厌倦内战,归乡之情更为急切。他找同乡李汉冲帮忙。李汉冲深受张发奎器重和信任,时任广东行营参谋处少将处长。他不仅帮刘瑞昌争取到一个月的探亲假,还资助刘瑞昌50块光洋。于是,刘瑞昌终于回到阔别多年的家乡,当了一名“逃兵”。

回到家乡后,刘瑞昌安心务农,鲜有对人提及他的对日作战经历……

[责任编辑:曹林]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 闽西日报新龙岩APP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闽西日报新龙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