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如磐石城坑

来源:闽西新闻网—闽西日报2018-05-04 10:32 字号:

□ 王松基 文/图

从1935年1月到1937年春,国民党先后对闽西红军游击队发动了五次“清剿”。其中在1935年8—12月的第二期“清剿”中,敌人集中8个师的大部分兵力,于杭永岩中心地区对上杭、永定、龙岩等地实行重点清剿,同时改变战略战术,采取“驻剿”“搜剿”“堵剿”相结合的办法来对付红军游击队。

1935年,粤军进入永定,在湖雷等地开展“清剿”,当年1月,永定、永东、“永(定)(平)和(南)靖游击队”配合二、五、七支队在高地村一带与粤军进行激战。粤军遭到迎头痛击,不甘失败,于是强烈报复,顿时,白色恐怖笼罩永定湖雷这个小山村——石城坑。

石城坑是永定县湖雷高石村红军和游击队活动的主要基地,村子里许多人当红军、游击队员、苏维埃干部,群众个个红心铁骨,这引起敌人的极端仇恨,巴不得扫平石城坑。

早在1928年,石城坑的革命先驱与周边村庄革命志士联合成立了“高(地)石(城坑)岭(头)”苏维埃政府和“高石岭赤卫队”,办公地点就设在石城坑“朝阳楼”。有一次,“高石岭苏维埃政府”第一任主席赖祖文正在朝阳楼主持会议,国民党民团获知后,紧急围捕,赖祖文等人破窗而出,沿小溪那条坑跑至增瑞坑,安全逃脱。后陈东民团卢都堂、卢济堂率领团丁前来石城坑报复,民团因没找到人,恼羞成怒,一气之下放火烧了“朝阳楼”和“福春楼”。

1929年5月,毛泽东、朱德率红四军来到永定时,“高石岭赤卫队”乘势随即开往陈东攻打蕉坑,给敌人以重创。赤卫队离开不久,上湖雷的民团县大队长熊升甫带队进入石城坑采取行动。这次行动更疯狂,一口气放火烧了石城坑10座楼房,其中5座因群众及时抢救才“带伤”幸存,损失惨重。

1935年夏天,叛徒朱森率队来石城坑,准备第三次烧楼。那时,正好外出做生意的赖传贤从湖南回来,他热情接待朱森,并为朱森一队人马煮了3大铁锅稀饭,士兵们个个吃得腆着肚子,烧楼才得幸免。而坪里、山礤头两村房子却被烧光。坪里谢元太、谢丰太、山礤头赖永喜遭杀害,赖焕茂拒绝为敌人带路搜山,被抢托活活撞死。

国民党军占领石城坑后,唯恐留下革命火种,于是同地方复辟的反动势力相勾结,进行灭绝人性的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卷土重来的地主豪绅、流氓、地痞叫嚣要挖地三尺,将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赶尽杀绝,以“根除后患”。他们在“茅草过火,石头过刀、人要换种”的凶残口号下,烧杀淫掠,无恶不作。

在“清剿”期间,房屋被大量烧毁,耕牛被抢夺,革命干部和群众被残酷杀害。返乡的地主豪绅猖狂反攻倒算,大肆夺地要房,强迫农民交还1929年至1934年的全部租谷。永定农村的社会经济,出现十室九空、田园荒芜、百业凋敝、民不聊生的悲惨景象。

1938年,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闽西基本形成,但国民党顽固派消灭共产党和革命力量的阴谋始终没有放弃,一直在处心积虑地执行其“反共”“灭共”政策。在福建,正当新四军二支队准备北上抗日的时候,国民党福建省政府主席陈仪就下达密令,要彻底“清除土共、以免后患”。 国民党龙岩专署也颁布了《令永定增强自卫力量及肃反工作》等法令,永定的国民党顽固派在全县不断制造“反共”摩擦事件。他们以妨碍抗战为由,下令强行解散抗日救亡团体,如“湖雷抗日青年会”。其间,永定的国民党顽固派多次策划并纠集驻军和壮丁队,采取突袭的办法,包围了湖雷狮子堂、缺背、山礤头和大雪岽等地的新四军二支队永定留守处和永定县委及县苏维埃政府机关驻地。

国民党顽固派蓄意制造事端,从小摩擦发展到流血事件。1940年3月,县委政治交通员城郊区委书记赖义哉到金砂西湖寨与张福贵接头时,被国民党顽固分子抓捕并杀害。与此同时,湖雷驻军在团丁配合下突袭大坪里,抓捕了湖雷区委委员、石城坑人赖香贤和赖武修,后在上湖雷龟墩岗把他们杀害。

1942年,石城坑再次遭到“移民并村”,游击队员赖万修、赖在贤、赖祖凤、赖汉连被陈东驻军抓去。后赖祖凤、赖汉连用钱赎回,而赖万修、赖在贤却被残忍杀害。

新中国建立前夕,永定县的国民党当局一度妄图垂死挣扎,疯狂打压基点村,下决心要扫平石城坑。这时,石城坑人赖楼修时任国民党行辕二科科长,赖特修也在国民党中央任职,石城坑群众利用这些关系,由赖楼修转告赖特修,最后由赖特修写信给抚市的绅士赖连,赖连邀县长赖作梁喝酒,出于宗族的亲情,赖连席间警告、提醒赖作梁要识时务,于是高石村才逃过了一次劫难。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在漫长的革命战争岁月,石城坑人紧跟共产党闹革命,群众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全村牺牲50多人,饿死40余人,被烧房屋200多间,抛荒土地数百亩。全村人民红心向党,铁骨铮铮,以生命和鲜血换来了新中国的诞生!

[责任编辑:曹林]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 闽西日报新龙岩APP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闽西日报新龙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