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下”问名

来源:闽西新闻网—闽西日报2018-01-29 10:30 字号:

图为矗立在长汀县南山镇桥下村的革命烈士纪念碑。

□宋客 文/图

还没有抵达桥下村时,我想,长汀县南山镇一个区区小村落,凭什么可以取个如此浅显却又如此富有诗意的名字!

顾名思义,桥下、桥下,就在桥下吧?

疑问的根本,在于这是一座什么样的桥。难道是廊桥遗梦的廊桥?还道是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的桥?或者是“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的石拱桥?

带着这个疑惑,我便开始“桥下”之旅。穿过松毛岭隧道,绕过蔡屋,便到钟屋(中复),沿中廖公路溯溪河而上,忽见头顶飞来一座高架桥,一列动车正穿越山洞,在桥上飞驰。问路人,难道就因为这座高架桥,我们要去的村子取名“桥下村”?

路人笑而不答。

走进桥下村才发现,这是一个阔大的村落,四周高峻的大山像铁桶一般把村子围得严严实实,有一种让人喘不过气来的逼仄。村子中间却是一望无际的田段,阡陌纵横,薄雾缭绕,收获的农田里或搭起大棚,或田垄里黑薄膜覆盖的烟秧,一条溪河自北而南淙淙流淌,把偌大的村庄隔成东西两半。村民的房屋便在溪河两岸的山麓次第铺开,山水相依,满目青翠,田园风光,尽收眼底。

桥下村东侧是金华山,海拔955米,连同北岭、白叶杨、刘坑口、寨背山,成为自北而南连绵40公里的松毛岭的五大主峰。这里山势陡峭,森林茂密,古道弯弯,地势险要,越过金华山,便是连城朋口。1934年9月,红军长征出发前的温坊战斗和著名的松毛岭战役,桥下村的育成公祠便是活生生的见证者。

红一军团2师4团由杨成武、耿飚亲自指挥的温坊战斗的胜利早已载入史册,由红九军团、红独立24师及长汀当地武装与国民党东路军蒋鼎文部6个师的对垒,鏖战七天七夜的松毛岭战役的惨烈早已铭刻在共和国历史的丰碑,然而,为世人所不知的是,两次战役、战斗的临时指挥所都设在桥下村的育成公祠,桥下村的十几座祠堂均是红2师4团,红独立24师,红九军团第7、8团的驻地,可见桥下村的战略位置多么重要!原来,桥下村历史上有两条古道,一条从桥下、猪鬃岭可到吴家坊(今宣和),另一条从桥下往邓坊、连屋岗绕道到吴家坊,这是两条出击连城莒溪、朋口、温坊的有利通道,进可伸出铁拳猛砸驻防连城之敌,或迂回包抄、中间突破,或正面相搏,猛冲、猛打、猛追;退可快速收手,倏然之间分散、隐蔽在金华山一带莽莽大山,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克敌制胜。

战火硝烟已经远去,伟人足迹处处可寻。

始建于清康熙三十五年(1699年)的育成公祠,坐东朝西,府第式建筑,总占地面积3600多平方米。门前一口半月形池塘,池塘两边耸立4根粗粝的石桅杆,每一根石桅杆高三分之二处均有一四方石栌斗,那是表旌先人、读书进仕、世代书香、激励后人奋发有为、积极向上的无声宣言。正是在这里,红色电波划破夜空,各级指战员脚步匆匆。金华山上,红军战士以铁一般的意志、铁一般的信仰,一往无往,勇敢冲锋,血肉之躯像钉子一样牢牢地钉在松毛岭的阵地上,绝不让疯狂的敌人越雷池一步,从而为中央苏区战略转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更加可贵的是,当年只有200来户600多人的桥下村,前赴后继跟党走,英勇顽强不停步。早在1930年春,桥下村就成立了秘密农会,组织村民开展抗租抗捐抗税,与国民党反动派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1932年2月,朱德率领红四军一纵队路过南山大田村,在听取红屋区苏主席关于李七孜反动民团的倒行逆施后,决定予以清剿。2月19日(正月十四),红四军在桥下秘密农会和红屋区赤卫队的配合下,对李七孜部发动进攻,在古庵布济堂一带展开激战,经数小时围歼,消灭民团和敌军200余人,缴获步枪100多支,并当场击毙反动民团头目李七孜,人们兴高采烈,欢欣鼓舞,从此桥下村成立了苏维埃政府,建立了村党小组。正是在共产党的教育、领导下,在中央苏区的危急关头,桥下村民踊跃支持革命,主动参军参战,集中所有劳力奔赴金华山隘口,和红军战士一起修工事、挖战壕、制作安放鹿砦竹钉;战斗打响后,男女老少齐上阵,加入赤卫队、儿童团,抬伤员、运弹药,送鞋送水送饭。据当年参加战斗的百岁老人谢良辉回忆,桥下村是汀南著名的模范支前村,“当时全村报名参加红军20多人,参加修工事200多人,做担架360副,抬送伤员700多人,有20多人在松毛岭保卫战中光荣牺牲。”

在桥下村西片的一处山坡上,矗立着一座高高的纪念碑。缓步而上,拾级大理石铺就的十几级台阶,抚摸光滑的石井栏,“桥下革命烈士纪念碑”九个鎏金大字赫然眼前,碑后座镌刻着村里28个革命烈士的芳名。阳光静好,松竹静默,我向纪念碑深深地三鞠躬,并伫立碑前,默念烈士的生平,“谢朝廷、郑马养、谢新泉妹、张桂林、谢陈辉老、郑九发、谢李妹孜……”

徜徉在桥下村的广袤田园,回望,有一处坐西朝东的古旧的瓦房建筑,山后是一丛丛绿竹,走近,才看清悬挂在门额的牌匾上写着“通化寺”三个大字。门前有一副楹联,“通得西方天下佛,化育三千界须弥。”大门迎面是一尊弥勒雕像,背面是文昌帝君。越过天井,四根木质的竖柱上写着“九品莲花狮吼象鸣登法座,三尊金相龙吟虎啸出天台”、“心怀忠诚见我佛不拜无妨,诚心礼拜你眼前即是西天”的楹联,让人肃然起敬。神龛正中竖立三尊高大金像,用玻璃罩着,威仪八方,据当地居士介绍,从左到右分别是消灾延寿药师、释迦、阿弥陀;正中神台摆放11尊菩萨,其中以定光古佛、伏虎禅师、观音娘娘、吉祥哥等最为显眼。后台左、右两侧分别摆放达摩、关公神像。“这座通化寺,自明朝的时候起就有了。”我想,一座极为普通的庵庙,同时供奉18尊神位,足见桥下村民包容开放、挣脱羁绊、见神就拜的务实精神,正是这种精神成为村落任何时候都积极向上,坚持信仰、忠诚可靠、敢于担当的强大支撑。

据介绍,桥下村现有人口约2000人,有7个自然村落,主要姓氏有谢、郑、林、赖,其中谢姓占八成。在村落一头,有朝经公祠、朝昆公祠等十几座祠堂,特别是朝经公祠门庐的一副对联,“朝构仰东山系出叠山新世第,经营成北水徽流淝水旧家声”,不但记载了谢氏一脉的源远流长,字里行间还铭刻着谢安、谢玄淝水一战、以少胜多的卓越功勋。

为什么取名“桥下村”?

村支部书记谢仰锋质朴地笑了,神秘地说,这很简单!我们桥下村的谢姓是从南山谢屋搬过来的,由于村中心有一条溪流经过,东西对岸来回一趟七绕八弯要走10公里右右,因此就在村中心建了一座桥。据说明末清初的时候,这里已有邓姓人居住,有外乡人来到村落,就探问到谢家怎么走,邓姓人环顾四周,指着那座桥的方向,说,就在那桥下,就在那桥下,桥下村因此得名并流传开来。

如今,连通桥下村东西方向,有11座各式各样的桥。

踩在一座座坚实的石板桥上,仰望逶迤群山,端详脚底溪流,唐代大诗人贾岛《寻隐者不遇》的画面立刻浮现在眼前:“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责任编辑:曹林]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 闽西日报新龙岩APP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闽西日报新龙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