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渡口

来源:闽西新闻网—闽西日报2018-01-15 09:47 字号:

□丘富开

近日,我们一行来到长汀县濯田镇水口村当年的红军渡口,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岸边古树参天,浓荫蔽日,石砌台阶平整错落。台阶右侧挺立着一方高过人头的巨石,赫然镶嵌着“红军渡口”四个鲜红的大字。台阶半道左侧的一块空地上建有一座六角亭子,冠以“渡口亭”雅号。亭边的椭圆形墙壁上拓印三块文字,分别是《清平乐·蒋桂战争》、《汀江水上游击队》和《红旗跃过汀江》等诗文。

站在岸边,俯视眼前的汀江,但见“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景象。江水清浅见底,可见游鱼卵石。河面微波荡漾,河水缓缓南流。两岸的青山绿树倒影其间,构成一幅浓墨重彩的山水画。

1929年5月20日上午9时许,红四军3500多人在毛泽东等人带领下,从四都过濯田来到水口,准备渡江,以摆脱赣敌李文彬部的追剿。可是来到渡口码头,只见江面宽阔,浑黄的江水打着旋涡。渡河,渡河!形势迫在眉睫!环顾四周,却连一条船的影子也没有。

毛委员当机立断,“找船,必须马上找到渡船!部队原地休息。”毛委员与找船小分队沿江而下,萧克与另一小分队溯江而上一起找船。大约行了三四里路,毛委员一行来到一个叫蓝坊的小村子,在一个河湾边发现了一条大木船。警卫员惊喜地喊道:“船,船!我们找到船了!”可是船上没人。毛委员说:“光有船还不行啊!必须找到船工才行。进村找船工去!”

村子不大,几十户人家星星点点地散落在河边的平地上,低矮的黑瓦土墙简陋老旧。大家关门闭户,不见人影。毛委员让大家分头敲门找人。小分队战士一边敲门,一边喊:“老乡,开门呐!我们是红军战士,是穷人的队伍。我们要找人开船啊!”可是任凭红军战士喊破喉咙,就是没有人开门出来。大家几乎把整个村子的人家都敲遍了,还是没有找到搭讪的人,回头沮丧地说:“毛委员啊,怎么办呢?没人理睬我们呢。我们到别处去找吧!”毛委员听了,淡淡一笑,说:“别处,别处就能找到人啦?要有耐心,不要舍近求远哦。”

听了毛委员的话,小分队战士重新鼓起信心,向老乡们的家跑去。他们在老乡们大门前耐心地敲着说着,终于把一个叫蓝星朗的中年汉子感动了。他从门缝里看到红军战士戴着八角帽,穿着朴素的灰布军装,和蔼的语气,亲切的话语,与民团所说的完全不一样。他毫不犹豫地打开了大门,把毛委员他们迎进了屋里。一阵亲切的交谈之后,蓝星朗明白了红军是穷人的队伍,是替穷人打天下的队伍,是信得过的亲人。他二话没说,就连忙找来村子里的其他15个船工和8条船。大家在他家吃过简单的午饭,就来到河边,解开缆绳,跳上船去,溯江而上,来到水口渡口。

中午1时许,8条木船在水口岸边一字排开,待命集结。萧克纵队长一声令下,红军战士有序登船,鲜红的军旗插在大船船头,在秋风中猎猎飘扬。毛委员站在岸上,把手一挥,说声“出发”,船工们把竹篙往岸边一点,木船稳稳当当地向对岸驶去。水深浪急,船工们一个在船尾掌舵,一个在船头使劲,很快就把第一拨红军战士送到了对岸。他们来回摆渡,忙活了6个多小时,终于把红军战士及马匹全部送到了对岸。在夕阳的余晖里,汀江水面金光点点,映红了船工们满是汗水的脸庞。后勤部的战士给每个船工分发了一块银元,船工们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过了汀江的红军战士,经过涂坊、南阳直下上杭、龙岩,开创了闽西工农武装割据的新局面,初步建立了以龙岩、上杭、永定、连城、长汀五县为中心的闽西革命根据地。

“红旗越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站在汀江岸边,船工们摆渡护送红军的动人场景仿佛就在眼前……

[责任编辑:曹林]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 闽西日报新龙岩APP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闽西日报新龙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