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陪姑姑刘赐福的日子里

来源:闽西新闻网2017-10-30 10:11 字号:

图为一九七九年刘赐福(中)回龙岩参加“两个五十周年活动”时,在上杭蛟洋文昌阁与省、地领导合影。

□ 刘耀宗

我的姑姑刘赐福,她的丈夫就是著名的傅连将军。姑姑1955年离休后,一直闲居上海。

1979年7月初,我到上海看望姑姑,当时她住在上海市淮海中路1670弄16号。她的房间里挂着邓颖超和周恩来的合影照片。一天,我与姑姑聊天正欢,突然门铃响了,大门打开,邮递员送来一封电报,电报全文如下:

为了隆重纪念红四军入闽暨中共闽西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五十周年,省委决定由省委和龙岩地委联合主持召开纪念大会,现特邀请您前来参加。如果您能来参加,请于七月十八日前来龙岩地区宾馆,并来电告,此致敬礼。

福建省委、龙岩地委纪念“两个五十周年”办公室

1979年7月7日

姑姑看完电报,高兴地说:“去,我一定去。”我问:“叫谁陪你去呢?”她当即指着我说:“当然是你陪我去!”于是决定预订7月18日的火车票。我们从上海启程到达漳平火车站时,已有人举牌欢迎我们,原来是大会筹备办公室已派了小车来接我们。当我们抵达龙岩闽西宾馆,房间刚安排好,就来了一位老领导。姑姑见到他,十分高兴地上前与他亲切握手,给我介绍说:“这位是贺子珍同志的亲哥哥贺敏学副省长。”随即又转身指着我对贺老说:“这位是我的侄儿叫耀宗。”贺老望着我微笑地点点头。随后我陪同姑姑陆续拜访了福建省领导伍洪祥、刘永生、王直、熊兆仁、魏金水、张招娣等。龙岩地委的负责同志还亲切接见了她。

7月21日,我们前往上杭古田会址参观。随后我陪她到上杭蛟洋文昌阁,她与伍洪祥等几位领导合影留念……

“文革”期间,我的姑丈傅连将军被扣上莫须有罪名惨遭陷害,死于狱中,尸骨无存。姑姑一家都受到株连。直到1975年9月12日,傅连才得以平反,恢复名誉。

1987年4月26日,赐福姑从上海到福州,28日我接到中共长汀县委办公室邱兴亮副主任的电话,要我到福州的省委老干部局招待所与姑姑见面。于是我立即买好车票到永安,随后乘火车前往福州,于“五一”节中午到达福州,找到了招待所。服务人员告诉我,刘老太(即赐福姑)应邀到省人事局杨局长那里去了,我等到中午快一点钟时姑姑才乘轿车回到招待所。她见到我就说:“耀宗,怎么这么迟才来?”我说:“4月28日我才接到县委办公室通知,就立即买好车票乘车赶来的。”姑姑听后,请老干部局安排我住进招待所。

5月3日下午姑姑让我挂电话给省政府接待处行政科郭伟明科长,请他安排车子送她去拜访贺敏学老首长。当时贺老住在福州北后街一座两层楼的小院里。当天下午4时许,接待处派来轿车,我陪姑姑乘车到了贺老家。驾驶员张师傅按响门铃,前来开门的是个小孩,小孩说奶奶上街了,随即带我们进屋,我们刚坐下不久,贺老的夫人李立英大姐就回来了。她笑嘻嘻地对姑姑说:“刘大姐,我们听说你来福州,我和贺老应先来看你,可你倒先来看我们,真不好意思。你来福州习惯吗?”姑姑说:“会习惯的,我明天要去泉州、漳州、龙岩等地看一看,特来向贺老辞行。”李立英大姐说:“贺老最近身体不太好,刚吃药休息了。”说完紧紧握着姑姑的手说:“刘大姐,您放心去吧!您要在福州定居需要房子,贺老和伍老(洪祥)已向省领导汇报研究定下来了。”刘赐福高兴地说:“谢谢贺老、伍老,我到了福州就如同回到了娘家。”李立英大姐高兴地说:“那好,那好!”又转过身来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是她的侄儿,一路上要好好照顾她。”同时还询问在场的护理员小周是不是共产党员,小周立即回答说:“是!”李立英高兴地说:“好嘛!组织上挑选你来照顾刘大姐,要当作是一项政治任务来完成。刘大姐是妇女中的女强人,她培养的学生桃李满天下,她对革命作过有益贡献。”这年5月5日,我陪姑姑到各地参观,都由市(地)老干局领导接待,历时10天返回福州,她又立即去拜访贺老夫妇并与他们交谈,合影留念。

姑姑于当年8月16日乘飞机回上海。1988年4月26日,贺老不幸病逝于福州。5月29日,姑姑也因病医治无效在上海中山医院去世,享年92岁。

[责任编辑:谢津津]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 闽西日报新龙岩APP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闽西日报新龙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