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西籍开国将军」毛岸英是怎么牺牲的?这位闽西将军曾亲历了全过程

来源:闽西新闻网2017-08-12 10:14 字号:

朝鲜战争第一次战役结束后,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宣布司令部总部的正式任命:丁甘如任作战处处长、志愿军首长办公室主任。

1950年11月24日晚,丁甘如晚饭后出了总部食堂朝办公室走去,突然,发现一群美机超低空飞过来了,已经看得出是F—80轰炸机,一共12架。其中一架在司令部上空盘旋了许久。长期担任作战参谋、作战处长的他敏感地意识到美机极有可能发现了志愿军司令部驻地。

丁甘如将观察到的敌机情况及自己的想法向首长汇报,引起了邓华和洪学智副司令员的警觉,他们向彭总建议召开会议,布置防空问题。

会上洪学智讲话,决定第二天凌晨3时吃饭,4时疏散,除作战室值班脱不开身的,其他人员必须进防空洞隐蔽。

果然不出所料,上午10点多钟,4架野马式轰炸机在司令部上空盘旋。连俯冲的动作都没有做,就迅速往志愿军司令部投下了大量的凝固汽油弹。志愿军司令部驻地顿时呈现一片火海、浓烟……彭总的办公室和作战室首先起火燃烧。丁甘如马上带了志愿军司令部机关人员去救火,就在这时,从燃烧的作战室里,成普和徐亩元跑了出来,浑身带着火,他们一边脱衣服,一边喊:“快来救火!救毛岸英和高瑞欣!”丁甘如带着人冲到火旁,但火势太大了,无法近身,连老远都感到空气就像火一样烫人。等火势熄灭,大家找到的已是毛岸英和高瑞欣的遗体,两人浑身都被烧焦了。丁甘如从一只烧剩的表壳中,分辨出了岸英的忠骨,这只表是岸英出国前夕岳母送给他的纪念物。

丁甘如抱着毛岸英的烧焦的尸体万分伤心,潸然泪下。在清理岸英的遗物时,发现一只很小的帆布包,里面有几件换洗衣服和日用品,一把小剪刀,还有一批他珍爱的书籍。丁甘如从成普那里了解到:毛岸英连夜整理会议纪要,熬到很晚才睡。美机来时,成普就喊: “快跑!”一下就蹿了出去。而毛岸英与高瑞欣正在专心地收拾作战地图和文件,所处的位置离门较远,所以站起跑出来的动作迟缓了些,还没等跨出房门,就被上千度的燃烧弹爆发的高温吞噬了。

“事已至此,给主席拍电报吧!”丁甘如请示彭总。彭总点点头,可怎么向毛主席汇报呢?这个消息难报呀!短短几行电文,彭总写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才沉重地将电报稿交给丁甘如,要求给毛主席和党中央发电报。中央机要办公室主任叶子龙拿到电报,同周恩来总理研究后,没有马上报告毛主席。直到1951年1月2日,周总理才写信给毛主席,报告毛岸英牺牲的消息。

毛岸英、高瑞欣烈士一起安葬在大榆洞的山头上。朝鲜停战以后,丁甘如来到毛岸英墓前告别。毛岸英的忠骨被迁葬到检仓“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烈士墓前的大理石上,镑刻着郭沫若题写的“毛岸英同志之墓”7个大字,墓碑的背面是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刻下的一段碑文。丁甘如无限深情地看着“毛岸英同志之墓”7个大字,心里默默地说:“永别了,岸英同志!”此时此刻,丁甘如再也控制不住,嚎啕大哭。

丁甘如将军简介

丁甘如(1917~1995)上杭县白砂镇碧沙村人。1932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福建军区司令部作战科测绘员。1934年进入红五军团随营学校学习。后任红三十军第九十一师师部测绘员,援西军司令部作战参谋。参加了中央苏区第四、五次反“围剿”作战和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四期第一大队八区队区队长、军委总参谋部作战局参谋。1940年进入延安中共中央党校学习。后任军委作战局作战科副科长、情报科科长、情报处副处长。1944年负责同美国军事观察组的军情组联系,交换有关日本陆空军的军事情报。解放战争时期,赴东北任干部大队大队长,东北民主联军第一纵队一师副参谋长、参谋长,东北军区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兼沈阳卫戍司令部参谋处处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军区司令部情报处处长。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处长、办公室主任,参加了朝鲜战争所有战役的制定及实施。1956年出任驻南斯拉夫大使馆武官。离任回国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外军研究部、战史研究部副部长,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委员,成都军区副参谋长、成都军区司令部顾问。1961年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独立自由勋章。1988年7月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邓建芬 整理)

 

[责任编辑:谢津津]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 闽西日报新龙岩APP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闽西日报新龙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