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闽第一站:伯公凹里“七烈士”

来源:闽西新闻网—闽西日报2017-07-31 09:01 字号:

红色交通线入闽第一站伯公凹交通站

====== 开栏的话 =========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为了便于上海党中央与中央苏区的沟通联系,打破国民党反动派对中央苏区的反革命“围剿”及严密的经济封锁,党中央决定建立一条自上海、至香港、过汕头、转大埔,进入闽西的永定、上杭、长汀,最后到达红都瑞金的秘密交通线。这条被誉为“红色交通线”的秘密交通线,从1930年冬至红军长征前护送了200多位党的干部进入苏区,筹集了大量的军需紧缺物资运往苏区,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功绩显著。毛泽东赞誉说:“红色交通线就像我们身上的血脉。”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之际,本报特开设“寻访闽西红色交通线”专栏,系列报道“红色交通线”上的闽西各个站点的情况。

□ 记者 林琳 方玉材

伯公凹邹家后人,35岁的邹广敦至今难以置信,当年居住在小小的伯公凹山坳里不到30人的先辈们,为了红色交通线的畅通安全,家庭式参加了交通线的守护,献出了10多个年轻的生命,其中有7人被认定为革命烈士,写就了“伯公凹七烈士”悲壮的红色历史故事。

7月27日,我们沿着弯弯曲曲的崎岖小路,来到距永定城郊镇政府13公里的红色交通线入闽第一站——桃坑村伯公凹自然村,探访当年光辉的足迹。

建立小站呼应青溪

1930年春,受红四军前委书记毛泽东和福建省委的委派,中共闽西特委委员、军委书记卢肇西抵达上海,同时广东省委的重要交通员李沛群也到达上海,与党中央交通部门商定分别在香港、闽西建立交通大站问题。

1930年秋,卢肇西从上海回来,传达了周恩来的指示,在永定金沙古木督正式成立“闽西工农通讯社”,并在各县设立分支机构。当时的伯公凹隶属于广东大埔的埔五区,为配合接应大埔青溪站的工作,原大埔地下党委负责人之一、组织参与埔北暴动的伯公凹人邹作仁,配合大埔站站长卢伟良回到广东进入福建的要冲伯公凹组建家庭式交通小站,以接应青溪交通站工作。

邹作仁是邹广敦曾祖父邹端仁的亲弟弟。邹广敦介绍说:“伯公凹分上伯公凹和下伯公凹,上伯公凹姓曾,下伯公凹姓邹,下伯公凹1949年后才划入福建。伯公凹地处闽粤交界偏僻的大山之中,山路崎岖隐蔽,当地民风纯朴,在我的曾叔公邹作仁的动员介绍下,我的曾祖父邹端仁及其他邹家兄弟邹春仁、邹佛仁、邹昌仁、邹启龙、邹晋发等都成了伯公凹站的地下交通员,帮助苏区筹备军需、传递信息、护送干部等。”

炖鸭汤款待特殊客

1931年底,周恩来从上海到中央苏区任职,他一路化装成讲法语的牧师、装成哑巴的商人前往瑞金。一天傍晚,在大埔多宝坑吃过早晚餐后,在青溪地下交通员“小广东”等的护送下,一位穿着平民粗布衣、身带一把纸伞、手提一只草藤箱、仪表朴素大方的同志来到伯公凹交通站。邹端仁、邹作仁两兄弟发现“特殊客人”由于一路历尽艰险、翻山越岭脚上起了泡,便先安排其住宿,然后端来热水给客人洗澡、泡脚,以缓解疲痨。

据当时伯公凹交通员丘辉如所写的回忆资料介绍,客人在洗澡时取出了一张小草纸递给丘辉如,但什么字也没有。这时“小广东”说:“见水分详,看后烤干归还。”草纸放入水盆后一看,上面写着:“上香汕,少山行区。”意为:上海、香港、汕头等交通站,少山(周恩来化名)的行程是前往中央苏区。

为了敬重这位“特殊客人”,看客人旅途劳累,邹端仁、邹作仁两兄弟决定杀头母鸭炖汤款待他。第二天临走之时,客人(少山)掏出三块银元对邹端仁的妻子赖三妹说:“人来人往接待那么多人,这三块银元给你们贴补家用……”事后,赖三妹知道“少山”就是周恩来后,把留着的三块银元保存着,当着传家宝四代相传,目前存放在永定金砂的中央红色交通线纪念馆。

筹护历险英勇献身

在国民党军队的封锁下,中央苏区的物质条件非常艰苦,虽说苏区粮食和各类农产品可以勉强自给自足,但急需的食盐、药品、电器和军械物资等却非常紧缺。

为了筹集军需物资,邹端仁发动六个嫁到广东不同地方的妹妹及其小孩一点一点购买收集食盐,自己也和其他交通员一起化装成老板分散购买军需盐,但在返程途经广东大埔党坪村时,因被叛徒出卖,被国民党民团长张赞庭抓到大埔和埔北中学等地关押。但他面对酷刑毫不畏惧、宁死不屈。随后,民团当着十里八村老百姓的面,将邹端仁吊在树上拷打、审讯。无果后,民团将其枪决并用煤油烧尸。

邹广敦介绍说:“我曾叔公邹作仁是大埔地下党的负责人之一,他随时都准备牺牲,为了不拖累妻子,他将漂亮、贤惠还未生子的妻子‘卖’掉。妻子知道丈夫的用意后,还与后任丈夫一起资助邹作仁的地下工作。后来,邹作仁在护送军需时牺牲在三河坝。”

邹昌仁,交通线上护送队员,因叛徒出卖,在大埔党坪村被国民党绑在桥头的柱子上开膛挖心壮烈牺牲;邹春仁,护送队员,在护送干部时被叛徒出卖,为引开敌人,保护苏区干部的安全脱险,他遭敌“围剿”而牺牲;邹启龙、邹晋发也因是红色交通线上的护送员也先后被国民党杀害。故有“伯公凹七烈士”之称。

据介绍,桃坑村当年参加革命牺牲的烈士有39人;1931年全村90%的房屋被国民党反动派烧毁,但桃坑人民没有被吓倒,照样义无反顾地继续支持革命。

旧址破损亟待保护

记者来到伯公凹,发现村民大部分外迁,旧址因年久失修已出现残缺、破损,有的岌岌可危,亟待有关部门采取保护和修缮措施。

据邹广敦介绍,这个伯公凹实为下伯公凹自然村,有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通往广东大埔茶阳镇党坪村上伯公凹自然村,上凹和下凹统称为伯公凹。但因交通和小孩就学不便,用电、喝水困难等原因,上伯公凹只剩一家人居住,其余全到大埔县城去了;下伯公凹目前只有4户8人住在这里种柚子、养蜂,电是从广东接过来的,每度电要一块多,故大多数村民都临时搬迁到集镇和城里居住了。现在,14户51人拟整体搬迁到永定县城,地点已经选好。

作为烈士的后人,邹广敦虽在广东深圳创业,但五年来一直致力于伯公凹红色交通站的保护以及材料的挖掘。据他介绍,各级政府十分重视伯公凹红色交通站的保护和修复工作,目前市、区、镇三级已投资130多万元用于修桃坑至伯公凹5.5公里长、3米宽的水泥路。2017年申报区级文物保护单位,现在已申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责任编辑:曹林]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 闽西日报新龙岩APP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闽西日报新龙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