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顽童不老依旧 Paul Smith这样看待时装界

来源:中国服装网2017-01-09 10:33 字号:

Paul Smith每年的销售额将近2亿英镑,在一个时尚已经被跨国集团垄断、传统市场日渐受到电商和Zara、H&M等快时尚巨头挑战的时代里,保罗依然是一个少数派,他坚持自我、倡导多元,成为了行业的幸存者。

Paul Smith

  “没有人在意你曾经有多完美,”年届七旬的保罗·史密斯仍是一位具有前瞻眼光的大师,由他开创的多变繁复的裁剪风格让他成为了英国设计的常青旗手。

  Paul Smith每年的销售额将近2亿英镑,在一个时尚已经被跨国集团垄断、传统市场日渐受到电商和Zara、H&M等快时尚巨头挑战的时代里,保罗依然是一个少数派,他坚持自我、倡导多元,成为了行业的幸存者。

  去年,史密斯对创立于1976年的品牌(至今他仍持有品牌60%的股份)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取缔了一系列副线与合约,转而聚焦于每两年一次的男装和女装主线系列。“我可以这么做,因为Paul Smith这个品牌仍然为我个人所有,”保罗说。

  本月,除了在巴黎举行的新系列发布会,史密斯还将作为特邀客座设计师参加颇具影响力的意大利佛罗伦萨Pitti Uomo男装展,期间他将展示由他设计的最新作品。

  保罗是一位自学成才的设计大师,他的品牌已经在全球开出了370家分店,保罗·史密斯在电话中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他谈到了高街潮牌的流行,以及自己在如何在弗拉·安杰利科的壁画中寻找时尚灵感。

  鉴于你的品牌总部设在伦敦,而你的大秀在巴黎举办,是什么吸引你来到佛罗伦萨和Pitti Uomo?

  我曾与佛罗伦萨时装展常务总监拉斐尔·纳波莱奥内(Raffaello Napoleone)有过长谈,他说:“我们很愿意看到你回归,但请不要办一场时尚大秀,”他说,“我们就做一场展示和一个酒会,因为很多人愿意和你交流。”

Paul Smith

  确实如此。那么假如有人问你,自从你进入行业的数十年来,最大的改变是什么,你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人类发明轮子的那一年,也是我开始设计男装的年份,从那时起,所有的事物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刚开始做设计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面料可供选择,所有人对于时尚也知之甚少。那时更没有快时尚和电商。后来,我们有了大量的男装杂志,人们对于个人打扮的兴趣也越来越浓厚,男人基本上都会考虑自己的外貌造型。而现在,这种情况已经矫枉过正了——太多的产品,太多的设计师。

  具体阐发下这个观点。

  你可以看看时下可供选择的产品数量。留意下十年前的时尚秀数量和今日的时尚秀数量。有越来越多的品牌试图闯进这个行业,博得男士们的青睐。

  行业能经受住这样的挑战吗

  就个人而言,作为一家公司,我们的生意做得挺顺利。眼下我们可以保证可观的收入。但我认为,因为过度饱和的市场行情,不少人和公司正在经历一个困难时期。

  所谓的过度饱和是否会导致某种程度的商业审美模糊,也就是说消费者会无法辨别不同品牌之间的差异?

  是的,但这种情况并不仅存在于时尚行业。我讨厌表达,但你的品牌必须有自己的基因,必须倡导独特的价值观和视野。比如我,现在已经开始每两年办一次新品发布,这就是独有的品牌特性。

  那么你减少新品数量和办秀频次是否是为了强化品牌的核心基因?

  在美国有不少伟大的经典时尚元素:斜纹棉布裤、质量上乘的牛津布衬衫。有大量的品牌擅长于制作高品质的基本款。而与此相对的是,我们还能看到高端时尚品牌。

    Paul Smith每年的销售额将近2亿英镑,在一个时尚已经被跨国集团垄断、传统市场日渐受到电商和Zara、H&M等快时尚巨头挑战的时代里,保罗依然是一个少数派,他坚持自我、倡导多元,成为了行业的幸存者。

  PaulSmith设计师

  那么你是否走了一条折衷的道路?

  我们已经兜兜转转走了很多路。Paul Smith是一个由我个人持有的独立公司。我们不会面临贪婪股东施加的压力,因此品牌的基因可以变得更加原生、自然。我们可以随心而动,如果我们从属于一家大集团公司,我就做不到这一点。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难道不是一直以来都站在行业建制之外吗?

  我从未接受过专业的时尚设计训练。在那个时候,我的女朋友就是我的老师,现在她成了我的妻子。也正是因为这样,我的设计思路有了更加野蛮生产的空间。当我开始设计工作时,我心里时常带着这样一个疑问:“为什么会有人愿意买由我这样一个年方21、来自英国小镇的无名之辈设计的衬衫。”

  那么你如何解答这个问题呢?

  我的答案是,我设计的不是普通的七纽扣衬衫。我会为这件衣服添加彩色的纽扣眼,每个纽扣都用不同的颜色,或者在衬里中缝制上特殊的图案。我是第一个在衬里中使用打印照片的设计师。

  这也就是著名的“为经典款画龙点睛”(classic with a twist)的设计风格。维基百科认为这是由你独创的技法。

  对于我来说,服饰最重要的就是简单易穿、不会给人造成负担。一件Paul Smith夹克看上去与普通夹克无异,但却又在不经意间透露出一种独特的幽默感。当你俯身去拿一支笔、手帕或者酒杯时,别人就会突然看到衬里的花哨图案。

  似乎除了Gucci之外,在时尚圈已经看不到玩世不恭的设计态度。

  大量的时尚品牌已经成为了全球金钱机器,设计师每天都面临着赚钱的压力,因此很难保持玩世不恭的态度。

  现如今,设计师很难再跟随他们的本心——或者展现他们的个性,不得不提的是——上一季,各大时装屋的CEO们逼迫着设计师生产出热门单品,以达到百万级的销量。

  在观察意大利、法国、英国的政治格局后,我认为街头绅士文化定将再次出现。有很多青年对全球化并不感冒,他们讨厌意见领袖和垄断营销流量的时尚大牌。

Paul Smith

  你所说的“街头绅士文化”是什么意思?

  在英国,摩斯族、朋克族、新浪漫主义者、光头党曾轮番登上历史舞台,这些运动往往充满了激进、放荡不羁的色彩,但他们并不单纯是为了表达自己的观点,他们跳出来只是想要展现自己的与众不同。

  在网络文化环境下,此类运动发生的可能性是不是很小?你的品牌和商店里放满了折衷主义的物件——从条纹袜子到复古黑胶唱片再到链扣——你无疑是摆弄这种风格的高手。

  我现在所处的这个房里放满了许多物件,大量的黑胶唱片。当我上班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播放一张唱片。这些物件会给我很大的启发。

  在巴黎2017年的春季男装秀上,我们看到你通过特定的元素致敬了鲍勃·马利(Bob Marley)、彼得·托什(Peter Tosh)、邦尼·威乐(Bunny Wailer)——并且你似乎对他们知根知底。

  在1950年代晚期,不少加勒比人移民来到伦敦,并在诺丁丘大门片区形成了聚居社区,每年八月他们会在那里举办一次狂欢节。60年代晚期,我还是一个年轻人,我曾在诺丁丘大门的一个朋友家寄住过一段时间,当时我睡在地板上。那里整天萦绕着雷鬼乐声,对我来说,那是一段难忘的时光。偶然间,我又听到了这种类型的音乐,所有的往事一股脑儿地涌上心间。

  对于你将在Pitti Uomo展示的新系列,我们应该期待些什么呢?

  当我在1974年首次去往纽约的时候,我的第一站就是SoHo,当时那里居住着大量的艺术家。你可以看到绝妙的卡斯特里画廊、佩斯画廊和哈里斯画廊。你可以看到珍珠漆,所有艺术家把他们想要的材料放到一起,还有各种售卖特色商品的店铺,这些店铺现在已经不复存在。我记得坐在法内利咖啡馆里,偶遇了英国雕塑家理查德·温特沃斯。我想:“这就是所谓的艺术圣地。”我的18年系列将基于这次出游的经历。

  是60年代对你来说意义非凡,抑或是你在纽约的经历让你感触颇多?

  两者兼而有之。现在的设计师往往彼此看不起,经常从热门事件中寻找灵感,这是多么的无聊。所谓的热门事件可能来源于网络,也有可能是某个年代人们痴迷的东西。你会希望他们能够打开他们的眼界,更加认真地思索一番。

  你的意思是?

  你会时刻关注别的品牌在引领何种潮流、别的设计师在做些什么,所以你知道不应该做些什么。但我对一切元素都持开放的态度。在一次意大利之旅中,我重走了皮耶罗·德拉·弗朗切斯卡之路,最终来到乌尔比诺,在他的一幅画中里看到古色古香的凉鞋,我突然想到:“哦,这不就是莫罗·伯拉尼克的灵感来源!”在旅途中,我们还来到了威尼斯郊外,欣赏了帕拉迪奥的建筑作品,看到了比例完美的别墅,这些都可以很轻易地被纳入到设计中。看着一件夹克,你会立刻想到帕拉迪奥倡导的对称性:对襟的口袋就好比中轴对称的两扇窗,中心的廊柱就像是夹克的开口。

 

[责任编辑:吴燕飞]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