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话说闽西·特别报道
3上一版
 
新建立的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纪念碑
最后的盾牌,最后的微笑
省、市领导在灌阳县烈士陵园瞻仰福建籍湘江战役烈士英名碑
向烈士祭酒
新修的位于灌阳县水车乡修睦村的红34师烈士墓

中共龙岩市委主办

国内统一刊号:CN - 0037
版面导航     
3上一期  下一期4
新闻搜索: 旧版电子版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1年4月9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最后的盾牌,最后的微笑
——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永垂不朽
 

闽西啊,生吾养吾的故乡!

——题记

春天来了。

树木葱茏,水草丰茂,鲜花绽放,松柏青翠。

2011年3月29日上午,笼罩在南方的倒春寒刚刚褪去,暖风微熙,天地清明。

广西,兴安县,雄伟的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园一侧,来自福建省直有关部门、龙岩市、三明市和广西方面的有关领导和共和国将帅后代代表,缓缓登上15级台阶,来到一座高大的纪念碑前,肃立,注目,静静注视着覆盖在纪念碑身上的鲜红幕布揭开的瞬间。

沉寂,沉寂,沉寂得让人听得见大地的呼吸。

但见,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袁锦贵,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陈雄,福建省民政厅副厅长罗万荷,龙岩市政协主席陈建寿,三明市政协原主席袁德俊,广西桂林市政府领导等走上前去,轻轻,轻轻地为纪念碑揭幕。

“啊,多么雄伟高大的纪念碑!”

人们的眼前一亮:纪念碑上铭刻着“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纪念碑”碑文。

人们的眼前一亮:纪念碑上嵌入 “古田会议永放光芒”字样,嵌入了著名的古田会议会址模型和中央苏区略图!

人们的眼前一亮:纪念碑上,在中国工农红军的光辉旗帜下,英雄的闽西子弟兵在古田会议精神指引下,身背斗笠,挺立胸膛,头上包裹着厚厚的纱布,纱布上渗透着殷红的鲜血。他们目视前方,或端着机枪正向敌阵扫射,或手执大刀正杀向敌阵,或举起步枪正瞄准敌人扣动扳机,或旋开了手榴弹的后盖正拉动引线抛向敌阵;杀声震天,气浪滚滚,回荡在遥远的山谷,回荡在苍茫的天地间……

为了新中国,冲啊,冲啊,冲啊——

敢于亮剑,无所畏惧,勇往直前;炮火硝烟,撕心裂肺,撼人心魄。

抚摸着冰凉的青铜雕像,人们思绪难平,感慨万千。就在湘江两岸,就在这块土地上,那逝去的一幕幕惊天地、泣鬼神的极其惨烈悲壮的场景仿佛就在眼前……

血肉之躯垒成最后一道盾牌

人们的记忆一下拉回到77年前那一段不忍回首的壮怀激烈的场面。

那是1934年11月26日至12月2日,前后7天时间,中国工农红军在长征路上遭遇了重大损失。

1934年10月,由于“左”倾路线在党内的统治,排斥了毛泽东同志的正确领导,导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国工农红军8.6万人,从福建长汀、宁化和江西瑞金、于都出发,告别了红极一时的中央苏区,踏上了战略转移的漫漫征途。

英勇的红军指战员,突破了敌人布下的一道又一道封锁线。

横在前面的,就是浩浩北去的湘江。

一定要突破湘江,突破敌人布下的第四道封锁线。

可是,要突破湘江,何其艰难!

原来此时的蒋介石早已洞悉了中央红军意欲北上,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意图,于是在广西全州、兴安、灌阳部署了26个师,近30万重兵,号称“铁三角”的坚固防线,企图一举剿灭红军于湘江东岸。

湘江两岸注定要打一场前所未有的恶仗。

红一、三军团作为左右前锋两翼,红八、五军团作为殿后部队,中间抬着中央纵队、军委纵队这个大轿子作甬道式前进。敌人分五路向湘江两岸集结收网,然而中央红军行军的速度实在太慢,天上有敌人的飞机来回侦察,地上有数十万兵力围追堵截,红军拼死搏斗,前方终于拱开了突破湘江的几扇大门。12月1日,中央纵队和其他后续部队刚刚渡过湘江,敌人就完全封锁了湘江的各个渡口。但是,作为掩护全军行动的最后一支部队——红五军团第34师6000多人却只能望江而叹,他们是中央红军的最后一道盾牌,从中央苏区一路风尘,长途奔袭,历经千山万水,送走了其他部队,却永远无法渡过湘江。

这是一支基本上由福建籍儿女组成的英雄部队。确切地说,是龙岩、三明两地的农家子弟组成的英武之师。这支部队诞生于闽西这块光荣的红土地。这支部队绝大部分都由翻身的农民组成,在中央苏区,他们看到了共产党领导的苏维埃政权,认识到只有走红军的道路才是解放他们的道路,于是闽西人民自觉行动起来,打土豪分田地,参军参战,扩红支前,演绎了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仅闽西一地,就有十万儿郎当红军。而且这支部队,一直受到党中央和中革军委的高度重视,那是闽西人民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特别能牺牲的写照!于是,当中革军委发布“红34师执行殿后任务”的命令后,红34师义无反顾地踏上征程,一路奔袭,既要打击前方的阻挡之敌,又要打击尾追之敌,最后像铁板钉钉一样牢牢“钉”在湘江岸边,不让敌人越雷池一步。

既然是中央红军的最后一道盾牌,就意味着任务险,担子重,压力大,随时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因为这道盾牌都是血肉之躯垒成,在敌人的炮火硝烟中随时可能化为灰烬。

历史注定要给这支部队以巨大的苦难,如同浴火的凤凰,在苦斗中获得新生。当中央红军渡过湘江,攻克道县,直取黎平,改道向敌人统治力量薄弱的贵州地区挺进时,英雄的红34师除极少数突围成功,全部壮烈牺牲,从此红34师的建制亦不复存在。

山在摇,地在动,人在晃。

风萧萧兮湘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

湘江战役是福建人民心中永远的痛

湘江啊,鲜血染红的湘江!

在敌人的枪炮面前,多少福建籍红军指战员突然仆下,他们中的许多人连名字也没有留下,甚至没有被评为烈士。

说起湘江战役,说起湘江战役中的闽西子弟兵,如同一根根锋利的钢针刺入人们的心灵,多少老将军老泪纵横,情难自已,扼腕长叹,长歌当哭,仰天长啸。

据党史工作者介绍,新中国成立之初,评定烈士的条例中有一个规定,即在战争中牺牲的红军烈士至少要有两个团以上干部的证明,而红34师团以上干部仅剩韩伟一人,其他团级干部均英勇献身,红军战士的亲属大都说不清他们的亲人所在的部队,更说不清首长的名字。因为这个规定,让千千万万的烈士亲属抱憾终生。

痛苦,抱怨,煎熬。

6000多个生龙活虎的福建籍红军战士倒在了湘江岸边,6000多个福建籍红军战士的英灵也许还在互相探寻结伴回家的归路。这种苦恋,一直延续了70多年。

他们都是从闽西走出去的子弟兵啊!为了理想,为了抱负,为了革命事业,都是清一色的20来岁,或者只有十七八岁的青年,在这个世界上,他们什么都没留下,甚至父母给的名字,来不及和家人说上一句温暖的话语,来不及生儿育女,更来不及孝敬父母,来不及享受人生的美好,就这样匆匆地走了,那么毅然决然,在这个世界上只留下一串长长的背影。

湘江战役一直是福建人民,特别是龙岩、三明两地乡亲心里的痛,这种痛是一种思念,一种缅怀,一种难以言喻的压抑。红34师100团团长韩伟将军,是当年从井冈山跟随毛泽东来到闽西苏区开展革命活动的。韩伟特别能“扩红”,如今的上杭才溪乡调查纪念馆里还珍藏着当年韩伟亲自开出的前往苏区“扩红”的路条。红34师100团的战士基本上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闽西子弟,然而,闽西子弟血洒湘江,他再也无颜回到闽西看望当年支持儿子参加革命的父老乡亲,他的心里不安啊!于是,在弥留之际,他立下遗嘱,生不能与闽西子弟兵一起战斗,死了也要和闽西子弟兵在一起。1992年4月26日,韩伟将军的骨灰在他的儿子韩京京、儿媳张微微护送下安放在闽西革命公墓。

为了了却父辈心中的夙愿,此后,韩京京夫妇一直为在湘江岸边建立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纪念设施奔走呼号。

社会各界表示即使捐款也要修建纪念设施

龙岩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对闽西革命烈士的抚恤工作。每年清明节,龙岩市、县各级党政和社会各界群众均以各种形式表达对革命烈士的哀思和追念。近年来,随着龙岩经济实力的增强和社会事业的发展,龙岩市委、市政府和有关部门也正着手筹划如何更好地祭奠湘江战役的闽西英烈,建设纪念设施,表达缅怀之情。

据介绍,2009年3月,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袁锦贵在武警广西总队政委邱能扬将军陪同下瞻仰了位于兴安县的中央红军突破湘江战役烈士纪念碑园,瞻仰了灌阳县烈士陵园,发现陵园内竖有一排排刻有湖南、江西、广西籍在湘江战役中牺牲烈士姓名的英名碑,而唯独没有发现一个福建籍的烈士名单,非常震惊。袁锦贵心里不安,回到省里后立即与龙岩市有关负责人联系,了解情况;又向福建省民政厅写信,认为应该兴建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纪念设施,同时应与广西方面联系,补刻福建籍烈士名单,让烈士们的英灵得到安息。

龙岩市委高度重视,把建设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纪念设施提到重要议事日程,并确定由龙岩市政协牵头,把这件事情办好。2009年12月底,龙岩市政协当即由副主席衷梅英带领有关部门负责人前往广西实地考察,形成专题报告。龙岩市政协立即与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福建省民政厅和三明市联系,并达成共识。2010年3月5—10日,时任龙岩市政协主席林仁芳亲自带领有关专家学者和有关人员再次前往广西实地考察,祭奠湘江战役革命英烈,与当地有关部门会商,提出在广西兴安县兴建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纪念碑,对兴安县正在布展的湘江战役纪念馆增辟福建籍红军烈士英勇事迹专题展,在灌阳县兴建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无名烈士纪念碑,在灌阳县水车乡修睦村修缮红34师烈士墓等意向。这一动议,得到了龙岩市委、市政府的批准,得到了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省民政厅和三明市的大力支持。

2010年7月底,由福建省民政厅牵头召开协调会,并形成会议纪要,确定各家单位责任。2010年10月,龙岩市委举行常委会,专门听取关于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纪念设施工作进展等的情况汇报,市委书记张健、市长黄晓炎多次作出指示,反复叮嘱,要把这一顺应民心的“德政工程”抓紧抓实抓好。

兴建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纪念设施,一直得到省、市各级党政的关心,得到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龙岩市委常委、秘书长饶作勋在闽西日报2010年3月19日刊发的一篇报道湘江战役考察活动的稿件中批示:“这篇长篇报道写得好。看后很感动,使我了解了英雄的红34师,了解了闽西子弟兵的英勇壮举,更加深切怀念在湘江之战中壮烈牺牲的英烈和所有的闽西烈士,增强了做好工作,以告慰烈士英灵的责任感。”一些学校的老师给报社写信称,闽西日报的这篇报道很有分量,很大气,读后让人感动。表示要把这篇报道好好推荐给学生学习,让更多人了解湘江战役,了解湘江战役中闽西子弟兵英勇牺牲的革命精神。有的读者说,“我是含着眼泪看完这篇报道的,太让人感动了,很受教育,字里行间充溢着闽西子弟兵的浩然正气。”社会各界群众以更高的热情关注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纪念设施的建设进展情况,一些读者表态说,湘江战役纪念设施早就要建起来了,时隔70多年了,我们想念这些烈士们,假如要我们群众捐款,我们也愿意捐款,就是要把这个纪念设施建好。还有的读者说,我们现在过上了好日子,可是我们的先烈为了革命,不但牺牲了年轻的生命,而且连一个名字都没有留下,我们对不起烈士,心里难受啊!

福建籍烈士英魂与山河同在,与日月同辉

一石激起千重浪。

龙岩市委、市政府决定建设湘江战役纪念设施,立即在闽西大地掀起强烈的冲击波,人们期待着这些纪念设施早日建成,以表达闽西老区人民的深切缅怀。

经过有关部门的共同努力,各项工程于2011年3月中旬顺利落成。龙岩市委批准并转发了龙岩市政协关于举行纪念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活动的报告和方案,指出这一活动是闽西老区人民以实际行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系列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清明节期间,在广西举行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纪念设施揭幕仪式和祭奠烈士活动,意义深远。龙岩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主要领导前往参加祭奠。三明市也派出主要领导前往。龙岩、三明各有关县(市、区)也派代表前往祭奠。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凝望着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纪念碑,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袁锦贵对记者说,很好,非常好!现在我们这些后人可以让这些英烈们入土为安了。他们中的许多人虽然没有留下名字,但他们的名字就叫福建,就叫闽西。我们要世世代代祭奠他们,加强宣传,宣传革命先烈的英勇事迹。

凝望着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纪念碑,龙岩市政协原主席林仁芳对记者说,一句话,这么多年想办的事,今天总算办好了。好多年以前,我们就想来看一看湘江战役中牺牲的闽西英烈,可是当我们得知这里的纪念设施找不到闽西籍烈士的名字时,心情非常沉重,同时也一直在思考,用一个什么方法弥补一下,以告慰九泉之下的闽西英烈。现在我们的心情也更加宽慰了。

凝望着矗立在灌阳县烈士陵园内的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无名烈士纪念碑,朱德元帅的外孙刘建将军对记者说,非常感动,闽西籍烈士为中国革命作出了重大贡献,付出了巨大牺牲。为了共和国的建立,为了崇高的理想,他们牺牲了年轻的生命。我们作为将帅后代,能够参加这一活动感到非常荣幸,再一次感受到革命先烈对党的忠诚,对革命事业的信心。他们不怕困难,不怕牺牲的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成为我们学习的榜样。我的爷爷说得好,先烈们活在他们的理想中,我们活在他们的事业中。

凝望着矗立在灌阳烈士陵园内的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无名烈士纪念碑,韩伟将军的儿子韩京京对记者说,父亲死后,把骨灰放回闽西,就是要把他和烈士们放在一起。为了纪念他们,整整20年了,我来来回回到兴安有七八次,一是为了还我的父亲的心愿,在灌阳立了一座“无字碑”。烈士们的姓名都没有留下,让人肝肠寸断;二是追寻闽西客家子弟义无反顾、坚韧不拔的精神。为什么闽西子弟会有这种精神?现在终于知道了,原来是他们深植于客家文化的深厚土壤中,在党的领导下,为了保存自己的胜利果实,参加红军,而且总是把希望留给别人,把牺牲留给自己,勇敢冲锋,不惜牺牲年轻的生命。

凝望着矗立在灌阳烈士陵园内的一排排补刻上的1114名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英名碑,永定籍人,张云龙将军的女儿张微微对记者说,我对由闽西子弟兵组成的红34师在湘江战役浴血奋战的悲壮经历非常清楚,闽西子弟兵在湘江两岸英勇牺牲,只有仅仅5天时间。一些幸存者从此改变了他们的人生,不再争名,不再争利,不要钱财,不要官位,这是因为他们想到了湘江英烈为了崇高的信仰,牺牲了生命,连名字都没留下,对于幸存者来说,功名利禄对他们还有什么用处呢?站在这里,我再次感到我们的民族是伟大的,我们的战士是伟大的,我们的闽西人民是伟大的。

凝望着矗立在灌阳烈士陵园的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无名烈士纪念碑,李天佑将军的儿子李亚滨说,我现在是第二次来了,前一次去参观了父亲指挥的新墟战场旧址。我们都是父辈革命事业的继承者,我们永远不要忘记他们,特别是年轻人不要忘记这段历史,而是要加倍努力,为创造更加幸福的生活而奋斗。

是啊,先烈们,你们的姓名无人知晓,你们的功勋永世长存!

添一把家乡的泥土,添一杯家乡的米酒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

由中国共产党人亲自创建的闽西苏区,那是多么火红的年代。的确如此,每遇重大社会变革,闽西人民总是站在时代的最前列,追求真理,矢志不渝;坚定信念,克服困难;乐于奉献,敢于担纲,使闽西成为中央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令人骄傲的光荣的红土地!

“烈士们,你们辛苦了,让你们苦等了,一等就是70多年啊!人生有几个70年呀?今天,我们代表闽西290多万父老乡亲看你们来了!你们的血肉之躯埋在了山高水远的地方,早已融入了这片神奇的土地,家乡人民想念你们,也为你们感到不安。现在,家乡人民在这里修建了一座纪念碑,目的就是要让我们的后人常来看看你们,让后人缅怀你们,记得你们为中国革命所建立的功勋,从而激励后人,把闽西老区建设得更加美好。”3月29日上午,仰望着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纪念碑,龙岩市政协主席陈建寿、原主席林仁芳和市领导杜乔元、吕庆昌、郭丽珍、傅新才、衷梅英等向纪念碑敬献花圈,志哀,和人们一起三鞠躬。

“烈士们,我们带来了家乡的一把泥土,就撒在你们的身旁,想家的时候,你们就可以闻到家乡泥土的土香;我们还带来了家乡的水,就浇灌在陪伴你们的柏树旁,我们在想啊,你们长眠在远隔千山万水的异地他乡,也算是你们回到了家乡。”3月30日上午,端详着矗立在灌阳县烈士陵园内的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无名烈士纪念碑和英名碑,龙岩、三明共14个县(市、区)的代表向烈士周边的草树撒放泥土,浇水,喃喃自语。

“烈士们,我们带来了家乡的米酒,我们给你斟满一杯,想念亲人的时候,就回味满山的酒香,就回味家乡的风情;天冷了,要记得添衣;秋风起,家乡又到了收获的季节;如今啊,家乡的变化可大了,水泥路铺到了家门口,人民生活越过越红火,你们的愿望今天终于实现了,你们可以放心了。”3月30日下午,伫立在新修的红34师烈士墓旁,人们对烈士们低声诉说。这里埋葬着红34师烈士的18具遗体。据当地群众说,是当年好心的群众把他们的遗体捡拾起来,分两个墓穴合葬一起,1990年由当地的矮山脚小学师生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把墓葬作了简单的修复,并立了一个“红军烈士墓”碑。

是啊,福建籍湘江战役的英烈们,你们是闽西人民的好儿子,是福建人民永远的骄傲,你们的不朽功勋永远铭刻在共和国奋进的史册中。

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永垂不朽!

站在高大的纪念碑前,我们分明看到了他们当年作为最后一道盾牌——一道用血肉之躯筑成的盾牌,为保卫中央红军胜利渡过湘江,与敌人展开血战,顷刻间化为泥土时的坚毅的脸庞,也分明看到他们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时,向东方遥望,向远方的故乡回望,向故乡的父老乡亲作最后诀别时全体将士绽开的深情的微笑!

那是担当道义舍我其谁的微笑。

正如镌刻在纪念碑上的群雕一样,那是他们坚定信心,血战沙场,精忠报国,坚信所从事的正义事业一定能够胜利而绽开的最后的微笑……

那是穿越时空的永恒的微笑。

魂兮,归来!

归来,归来闽西这片热土,那是生你养你的美丽的故乡!

□ 本报记者 钟德彪 文/图

 
3上一篇  下一篇4  
 
   
   
   


闽ICP备[11003639]号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060601]号

地址: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登高东路155号 邮政编码:364000 E-mail:lymxxww@163.com
联系电话:0597-3228312 0597-3228310
所有内容为闽西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