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的哭与笑:在现实中寻找尊严 在现实主义中寻找温度

来源:人民网2018-07-04 09:50 字号:

一部电影还没上映,却迎来几乎零差评;在上海电影节的首次放映,更是引得观众纷纷飙泪——这就是宁浩与徐峥第五次联手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原以为宁浩与徐峥还会拍部“药囧”一样的喜剧片,却没想到导演文牧野让《我不是药神》的风格走向了直击现实、笑中有泪,成为近年来难得的一部优秀的现实主义题材影片。

前晚,《我不是药神》举行首映式,宁浩、徐峥、文牧野,携主演周一围、王传君、谭卓、章宇、王砚辉、王佳佳、苇青、朱耕佑等悉数亮相,嘉宾黄晓明、刘晓庆等也前来助阵并对影片盛赞,电影原型人物陆勇也来到了首映式。《我不是药神》让人们看到,中国导演有时所谓的“现实题材不能碰”,其实是功力和诚意的不足。一部假大空的武侠魔幻巨制,远远比不上一部言之有物的现实题材对于人心和人性的触动。中国电影在制造了太多的娱乐商品之后,终于有这样的电影能够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英雄的部分属于您”

《我不是药神》是导演文牧野的首部电影长片,将于本周五以IMAX、中国巨幕等多种制式上映。作为“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的作品,能赢得宁浩与徐峥的青睐,证明两人眼光不俗,文牧野的才气更是令人欣喜。

影片聚焦因“吃不起药”而展开的故事,展现了在关照普通的白血病患者遭遇了“穷病”、无钱买药时,“法理”和“情理”的巨大矛盾。与人们臆想中带着黑色幽默的“药囧”不同,这部影片其实是一部极其贴近生活的飙泪之作。随着情节的推进,绝望和希望一直在势均力敌地并行,让人感受到生命在贫穷和疾病之间翻滚煎熬时的疼痛。

据悉,影片的创作初衷基于真实的故事,之后又进行了艺术加工。主人公原型叫陆勇,来自江苏无锡,他是一名白血病患者,也是一位企业家,他曾被许许多多的白血病患者称为“药神”。2002年,陆勇被查出患有白血病,为自己,也帮助病友,他开始从印度购买药物。2014年因涉嫌贩卖“假药”,被警方带走。之后千余名白血病病友签名为陆勇求情,最终法院对这起案件“撤回起诉”。陆勇免去了一场牢狱之灾。

当晚,陆勇也来到了首映式现场。陆勇郑重澄清自己并未通过代购治疗白血病的格列卫赚过病友的钱,最初电影将他设置成一个受利益诱惑的人,他很生气,后来表示慢慢理解了这样的设置。导演文牧野表示,原型是个患者,但是电影剧本经过打磨之后,这个人物改成了不是患者,这是出于艺术和人物塑造的考虑,想让人物变化更有弧光。陆勇也表示了接受:“艺术创作确实可以做一些改编。”

在陆勇的倡议下,由片方以及主创人员筹集,捐赠200万元人民币给白血病患者。徐峥也在现场向陆勇表示了敬意:“如果说这个人物身上有不好的地方,那都属于我,英雄的部分全都属于您。”

《我不是药神》的现实意义还体现在它成为时代发展的见证者。正如影片结尾,徐峥饰演的程勇所感叹:“我相信今后会越来越好的。”影片现实主义的笔调,更是记录着社会的进步。文牧野说:“生的信念会给人饱满的力量,电影传递出来的应该是相信世界的希望。你怎么善待时代,时代一定会善待你。”

把人性灵魂和社会性融入电影

《我不是药神》6月30日开启全国分时段超前点映,收获票务平台评分9.7分的绝佳成绩。两天累计预售超5500万,观影人次破150万。

《我不是药神》以现实主义笔触,生动刻画了有血有肉的草根群像,对于首次执导电影长片的文牧野,影迷大加赞誉:“拍得隐忍又克制,却又有千钧之势,强烈的人文关怀让影片有着坚韧的骨骼和蓬勃的力量。”

文牧野表示:“我认为笑与泪是打开观众心门的钥匙。除了娱乐性,影片应该融入人性灵魂和社会性。”对于每个角色喜感又不失深度的人格呈现,文牧野说:“除了娱乐性的性格铺陈,《我不是药神》最难的是生态描写,需要不同的角色打开这个生态,所以你会看到一众人物,每个人都会在其中找到自我。”

回顾《我不是药神》的诞生,监制宁浩表示:“有一种现实主义和一种人格力量在里面。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题材和故事。”文牧野出色的现实主义刻画能力让宁浩颇为赞赏,并不吝对文牧野的赞美之词:“他是一个非常清晰自己想要什么的导演,年轻但已有清楚的审美方式,审美方式和语言都非常突出和完整。”惜才之情溢于言表。

而在表演节奏的调度方面,主演谭卓也感慨文牧野的才华与稳健:“导演特别棒,一个那么年轻的导演,我们在准备过程中无论对他有什么提问,以及产生了什么新的想法,去跟他沟通,他都会有非常确定的答案给你。”

徐峥与文牧野的结缘,同样源于作品:“有次电影节,我看了文牧野拍的短片,很短的一个作品,但是我觉得很有力量。”而谈及加盟监制,并领衔主演,徐峥表示:“对的导演、对的年轻人,他做的这个事情需要被大众更全面地、更有影响力地去认知到。”

由于影片在“欢乐消愁”之外的类型突破,徐峥力荐《我不是药神》:“我们知道中国电影需要这样的类型、需要这样的故事,可以感染到所有普通人的这种电影。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愿意为这部电影保驾护航。”

徐峥的表演也得到观众的盛赞,对此,徐峥表示,读剧本时即被角色魅力吸引,努力为观众呈现一个“大家都没见过的徐峥”。对于徐峥扮演的程勇这个角色,导演文牧野设定其为“烂人”,并透露徐峥在影片中有130余场高强度戏份。徐峥说:“这个角色最打动我的就是他内心的转变,一开始是想自救、想赚钱,在过程中见证到了生命的脆弱,触动了作为人的悲悯之心,主动站了出来。”

徐峥扮演这个角色“感觉自己像一个小孩子重新回到片场”,贡献了以往影片中少见的刚性表演,同时突破了自己哭戏的瓶颈,演绎出大家从没有看过的另一面。在拍摄一场重情感戏份时,主创们都在场以拥抱安慰,陪伴哭戏中的徐峥直到凌晨5点拍摄完成。徐峥说:“我很幸运,一起工作的是一帮真正的演员。”

宁浩表示:“从第一次看到文牧野导演,这个剧本和故事,到今天见证了完整的电影,能够有这么好的质量呈现,还有这么多的观众认同,我非常欣慰高兴。”

有尊严有温度的现实主义电影

《我不是药神》的坚挺口碑,源自感人至深的正能量:117分钟笑泪与共的观影体验,让观众在草根群像的故事之中一同成长,看到了人性的光芒,也更看到了时代的进步。网友热议:“这是一部真正有尊严有温度的电影,从导演到演员都流露出创作上的成熟和自信。在保证足够娱乐观赏性的同时,关注着医药问题的社会意义,法理与人情在人性的善意中升华。”

《我不是药神》突破国产片类型的努力,让观众在感受到《我不是药神》人性力量的同时,深入地思考种种现实中的矛盾与困境。正如他们所评价的:“这部片子是现在国产片中几乎从未见过的类型,让你笑到极致、痛到极致、邪到极致,也正到极致。中国电影能从这样的角度去呈现和记录社会的进步,本身就是一次伟大的进步。”

宁浩说:“小时候听赵传的歌,有一句歌词是‘生活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哪一个重要’。《我不是药神》就是一部事关生命尊严的电影。它是有力量的,有人物的,非常动人,有尊严的电影,它也做到了有尊严。”

中国一直缺少像韩国《熔炉》《素媛》那样从真实生活的土壤中汲取创作灵感的电影,而《我不是药神》则打破了中国电影的那层虚假做作的面孔,让人们看到了苦难中裸露的难以治愈的伤口,就像是王传君扮演的白血病人在清理创口时,发出的毛骨悚然的惨叫。那无法抑制的疼痛让一个人的声音完全变形,正如疾病可以让一个人的尊严彻底消失。

《我不是药神》让人们看到,中国导演有时所谓的“现实题材不能碰”,其实是功力和诚意的不足。一部假大空的武侠魔幻巨制,远远比不上一部言之有物的现实题材对于人心和人性的触动。中国在产生了太多的娱乐商品之后,终于有这样的电影能够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徐峥说:“透过人性当中小小善意的光芒,越放越大,这种慈悲心足以感动所有人。看到整个时代和国家的发展,真的特别好,我为我们参加这样的一个电影拍摄而感到自豪。”文牧野也表示:“真正温暖的题材,我会一直走下去。”本组文/本报记者 肖扬

内存

剧情简介:

“勇哥”本来主要卖印度神油保健品,机缘凑巧下为了帮慢粒白血病人,从印度带回了天价药(格列卫)的仿制药并私自贩卖,引起警方调查。后来遇到一些变故后,从自私走向无私,决定以亏本价格卖给病人,赢得了病人们的拥戴。

[责任编辑:陈杰]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 闽西日报新龙岩APP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闽西日报新龙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