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扭捏示好亚投行 背后有何考量?

来源:2017-05-19 09:58 字号:

  近日,日本政府有关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的表态引发外界关注。可以肯定的是,日本如真加入亚投行,无论是对亚投行发展还是对中日关系改善,都是一大利好消息。

  然而短短几天,日本政府内部就此发出的信号就已出现矛盾,安倍政府的“态度突变”也遭到质疑。扭捏示好亚投行背后,日本都有哪些考量?

  【安倍表态留余地】

  本月15日,前来北京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对媒体“透风”称,日本应尽早加入亚投行,“应做好心理准备,不能太落后于人”。

  二阶俊博是执政党自民党二号实权人物。巧的是,一号人物、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本人在同一天接受专访时,也在这一问题上表态:“若亚投行身上的疑点得到消除,日本将积极考虑加入其中。”

  位高权重的两人密集发出有别于以往的表态,被中日不少媒体解读为日本终于要投入亚投行怀抱。

  日本时事社指出,安倍调整了其对亚投行所持的谨慎姿态。甚至连右翼媒体《产经新闻》也打出了“安倍首相对亚投行摆出积极姿态”的大标题。

  然而,就在外界热议这一“大转变”之时,日本政府多名高官却在第二天出面澄清,强调日方对亚投行的态度未有任何变化。

  16日,日本政府另一重要实权人物、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在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说,“日本(对亚投行的立场)完全没有任何变化”,重申日本现阶段无意加入。同一天,官房长官菅义伟也强调,日本仍将静观其变。

  事实上,细读安倍15日的表态,便会发现部分媒体的报道有过度解读之嫌。安倍的表态其实模棱两可,给自己留下了足够的回旋余地,对于加入亚投行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他强调了加入的前提,即要“消除亚投行的疑点”,包括能否建立公正的运行管理机制、借款国的举债可持续,以及分析影响项目对社会和环境的影响。

  安倍还说,日本现在仍处于关注亚投行运作的阶段,此事“将和美国密切合作”。

  【三大原因促转变】

  回顾过去几年,日本对中国发起成立亚投行的倡议一向不愿参与。在安倍政权眼中,亚投行会和日本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亚行)产生竞争,对日本在区域基础建设融资等方面的既有优势形成挑战。

  然而,尽管安倍本人表态模棱两可、其政府内部释放出的讯息自相矛盾,但不可否认,相比过去,日本政府对亚投行的态度产生了一些松动。

  究其原因,一种解读认为,这或许只是一种战术性妥协。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通过二阶这个知华派人士出面,缓和同中国的关系。

  还有一种解读则认为,安倍政府对加入亚投行释放出的混乱信息是精心设计的“双簧戏”:由二阶释放积极信息,满足了党内要求改善对华关系派别的要求;与此同时,让麻生等人出面灭火,则是顾忌党内对华强硬派的立场,同时也可以借此作为谈判的砝码。

  此外,安倍政府无法忽视亚投行所产生的巨大经济效益。成立近一年半来,亚投行的成员已经达到77个,超过日本主导的亚行,在七国集团中仅剩日本和美国尚未加入。安倍政府并不愿错过中国发展的红利。

  事实上,日本经济界乐见本国加入亚投行。日本最大经济团体、经济团体联合会会长榊原定征近日表示,对满足亚洲的基建需求而言,亚投行将发挥有效的金融职能,要求日本政府采取积极态度。

  【“美国因素”是关键】

  促成日本政府表态松动最关键的外部原因是美国对华政策的调整。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在一定程度上调整了亚太政策,并派代表团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也引发日本舆论高度关注。

  《日本经济新闻》17日刊发题为《应在注视美中动向的同时改善中日关系》的社论。文章说,中美在不少领域开始开展合作,特朗普政府的理念和行动与美国以往历届政府大不相同。日本作为美国的盟国,应充分收集情报,及时调整对外政策。

  这篇社论就亚投行问题指出,援助亚洲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是亚行和亚投行的共同目标。双方相互牵制将造成各国困扰。

  日本富士通总研经济研究所首席研究员金坚敏指出,美国近来释放的一些信号成为影响日本态度的重要因素。如果美国态度转变,“那日本就不能掉队,因此日本在做两手准备”。

  金坚敏指出,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对日本打击很大,“以前日本不加入亚投行有很多理由,但是通过亚投行运行一年多的表现,大家对亚投行的评价很高,日本彷徨的理由不成立了”。

  【最终加入能有谱?】

  话说回来,日本真的会加入亚投行吗?最终答案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是美国,另一个是对中国发展的心态。

  美国是日本决定是否加入亚投行的最直接因素。日本日中关系研究所所长凌星光对新华社记者说,日本长年将日美同盟奉为外交基础,追随美国。只要美国不加入亚投行,惯于看美国脸色行事的日本也不太可能单独加入;但只要美国加入,日本一定会跟上脚步。

  其次,日本能否转变对中国发展的扭曲心态,是最为根本的因素。去年两会期间,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曾指出:“对于中日关系而言,病根就在于日本当政者的对华认知出了问题。面对中国的发展,究竟是把中国当作朋友还是敌人,当做伙伴还是对手?日方应认真想好这个问题,想透这个问题。”

  今年两会期间,王毅指出,日方需要先治好自己的“心病”,理性看待和接受中国不断发展振兴的事实。

  新华社前驻东京分社记者刘华分析认为,日本最终加入亚投行的可能性不小,不过日本国内存在一定阻力,这主要源于保守势力在政治上对中国的不信任,以及在经济上对中国的疑虑。

  “但现在,日本更担心的是错过亚洲基础设施开发的大蛋糕。”他说。(沈红辉 刘秀玲)(新华社专特稿)

[责任编辑:兰剑锋]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