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民事纠纷,而是刑事案件

新罗检察立案监督一起千万元诈骗大案

来源:闽西新闻网—闽西日报2017-12-13 14:58 字号:

□通讯员 林宇田 汤南春

龙岩的张某某原本是某建设工程公司的法人代表,因为经营公司不善,欠下几千万元债,成了“老赖”,之后又不惜以身试法,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经龙岩市新罗区人民检察院起诉,近日一审法院以诈骗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3年6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

发包工程一女二嫁

张某某被朋友称为“能人”,因为他总是能中标很多工程项目,所以也吸引很多找他合伙包揽工程的人。2013年8月,来自平潭的黄某经人介绍与张某某认识。

2013年8月30日,张某某承诺把自己承包到的一个工程项目转让给黄某,黄某急于找到工程施工,很快同意提供工程转让所需的资金共计650万元。之后,张某某又以“分包B段工程已经投入大量资金,需要周转金,以后再从工程转让费用中抵扣”“中标后会将工程分给你做”“资金紧张”等等理由,多次向黄某某索要款项共计500万元。

2013年11月,黄某的施工队进入认为已承包的工程项目,发现该工程已有另一施工队在施工。

黄某很吃惊,发短信问张某某怎么回事,张某某叫他到公司面谈。

“有人给我施加压力,只好把工程给别人做了,至于你转给我的钱,我已经投资到另外一个工程里了,只能等工程结算后,我才有钱给你。”张某某解释闪烁其词。

没拿到工程做,拿出去的钱总得退回来呀!黄某发觉自己上当受骗,无可奈何催讨被拿走的钱。

催讨一年多,无果,黄某以被张某某诈骗为由,向公安局报了案。

刑事立案一波三折

公安部门受理了黄某的报案。

“这个工程是属于我、曾某某、刘某某三个人合股的,我占其中的大头,绝对控股。”张某某向警方辩解。

警方传曾某某和刘某某到派出所接受询问。他们都说该工程属于三人所有。

基于现有证据,警方认为张某某和黄某某二人的事实关系属于经济纠纷,不构成诈骗罪,不予立案。

黄某提出复议申请,但公安调查仍然没有结果。

2015年5月,黄某以张某某涉嫌诈骗向新罗区检察院提出控告。检察院启动立案监督程序,要求公安机关说明不立案理由,要求公安机关围绕张某某主观上是否有非法占有的动机,客观上是否具有转包工程的处置权及资金去向进行侦查。

公安复函说张某某所说的B段工程存在,不是虚构的;张某某收到黄某的钱后有将钱转到张某某经营的建筑公司账户,并不存在张某某个人使用的情况。

公安审查仍然认为不予刑事立案,又是一场僵局。

拨云见日无处遁形

黄某某向检察院提出诉求后,检察院一方面要公安机关说明不立案的理由,一方面自行分析研究,指派经验丰富责任心强的检察官跟踪收集材料。这时,检察官偶然从公布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微信平台中发现,张某某欠账不还,是个“老赖”。

检察官马上到法院查阅张某某的民事案件档案,发现了张某某涉及近20多起经济纠纷,近几年来已经被法院判决确认的欠债金额已经高达三千多万元。

检察官继续追查,找到了一份关键证据:在法院,张某某牵扯到一件民事纠纷调解案件,在这个调解案件中,张某某的妻子向法庭提供了《内部转让协议》的书证,这个书证可以证明在2013年6月25日,张某某就已经将B标段工程全部转包给了曾某某、刘某某。张某某对该工程已经完全没有控制权。张某某隐瞒已经将工程转让给曾某某、刘某某,而编造要转包给黄某某骗取钱财的事实已真相大白。

曾某某、刘某某之所以在公安调查时违心地说工程是三人合股承包的,原因是张某某同他们有串通,曾某某、刘某某担心如果不配合,他们的保证金退款就可能被张某某黑了,收不回来。

张某某骗取他人财物1150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便有了上述的判决。

检察官:核心在于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目的

12月7日,主办此案的汤检察官在接受采访时介绍说,刑事上的诈骗犯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达较大的;而普通的民事经济纠纷是双方发生经济方面的纠纷。两者区别的核心在于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目的。

结合本案来看,张某某其实早在案发前已经欠了大量的外债,资不抵债,靠借钱来维持资金周转,已经不具备履约的能力,具有诈骗他人财物的动机和目的。而他与被害人黄某认识之前就已经将工程转让给了他人,隐瞒了工程已经转让给他人,自己不具备该工程处置权的事实,先后以工程转让给黄某做、中标后会将工程分给黄某做为由,一步步引诱黄某,使得黄某信以为真,将1150万元转给张某某,上述款项到手后,张某某即将款项转给他人、归还贷款等,还大量进行取现和消费。因此,结合全案来看,张某某在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目的,其行为构成诈骗罪。

[责任编辑:罗爱萍]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 闽西日报新龙岩APP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闽西日报新龙岩APP